第九十二章:陈家示好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陈平安的洞府,位于白驼峰靠近山顶的区域,再往上,便是陈家老祖的洞府了。

    这座洞府分为内外两层,位于山体内部的洞府,是陈平安独居修行之所,外面山体上修建的一片占地数十亩的宫殿阁楼,则是他的后人居住之所,也是日常待客之所。

    周家三人跟着陈平安走进其在地面上的洞府外府后,忽然目光一凝,不禁看向了站在一座大殿前的几个陈平安后辈。

    “七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既然没有陨落,为何不回家族?”

    周阳脸色惊疑的看着那个螓首低垂不敢看自己三人的女子,声音微微有些恼怒。

    原来,那大殿前站着的几个陈平安后辈,有两人他都熟悉认识。

    其中一个便是当初他刚到白沙河绿洲之时,用一顿饭坑了他上百灵石的陈平安儿子陈方平,另外一个,则是在沙匪袭击白沙河绿洲之时,失踪的周家女性修士周元霞。

    而现在,这两个他熟悉认识的人,竟然是手牵手的站在一起,周元霞手中甚至还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见到这种情况,周阳哪还不明白这两人现在是什么关系。

    感情周元霞并不是失踪陨落了,而是攀上高枝做了陈平安的儿媳,难怪不愿再回到周家。

    此刻听到周阳带着怒意的质问,周元霞娇躯一颤,根本没有勇气回答,只是紧紧抓住了旁边陈方平的手掌。

    陈方平见此,不由轻轻拍了拍道侣的手心以示安慰,然后一脸笑容的上前两步对着周阳一拱手道:“周前辈息怒,让元霞留在陈家,全是晚辈的主意,您要打要罚,晚辈一力接着便是。”

    “陈前辈究竟是何意?”周阳没去理会陈方平,而是直接把目光看向了一旁脸色淡然的陈平安,他知道陈平安把自己等三人叫来,肯定是已经有了打算。

    陈方平见到周阳直接无视自己的话,脸上笑容不由一僵,心中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这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曾几何时,周阳在他面前,还是一个任由他如何戏弄也不敢翻脸的小家族子弟。

    而今才过去短短几年时间,当初的那个初出家门的小练气期修士,已经成长到了可以无视他的地步,成为了和他椅为靠山的父亲一样的筑基期修士。

    这个中滋味,不是他这样亲身经历的人,还真无法体会得出来。

    “霞儿和这小子在一起的事情,陈某事前也不知道,等到陈某知道这件事之时,两人的孩子都已经三岁了,陈某就算可以棒打鸳鸯拆散他们,总不能连孙子也不要了吧?”

    陈平安脸色淡然的扫了儿子一眼,先是把事情的始末说了一下,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然后他目光一肃,一脸正色的看着周家三人说道:“大家都是家族修士出身,陈某也就不说那些虚伪废话了,直接给三位说一下陈某的决定吧。”

    “你们周家立族时间还短,又没有出过三阶阵法师,【血脉神禁】怕是还没有本事布置出来,这是我们双方能够就这件事达成妥协的基础。”

    “所以陈某现在可以给你们两个选择,其一是陈某拿出一张三阶丹方给你们周家作为赔礼,其二是陈某可以欠你们周家一个人情,以后你们周家只要使用这个人情,就可以让陈某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周家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陈平安会是这样说。

    三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这不是说陈平安开出的条件不好,恰恰相反,不管是三阶丹方,还是他这样一个大家族出身的筑基九层修士人情,都是万金难求的东西。

    周元霞一个下品灵根资质的练气五层小修士,能换来这两样东西中任何一种,对于周家来说都是赚大了。

    可是账并不能这么算。

    周元霞资质再差,修为再低,那也是周家的修士。

    她不通知家族就和外人结婚生子这件事,已经对家族形成了事实上的背叛,作为家族的族长和太上长老,周阳他们三人若是纵容这种背叛,日后还怎么统领家族?

    而且若是让外人知道,他们周家把家族女修嫁入陈家,又会怎么看他们?

    知道内情的,可能会理解他们的苦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周家是卖女求荣,想要攀附陈家才这样做呢!

    总之这件事,真的挺让人难办的,周阳身为周家现任族长,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件事。

    好在这时候,经验丰富的周明翰,再次用他的经验帮周阳解决了这个难题。

    只见周明翰双眼忽然一瞪,瞪眼看着周元霞喝问道:“元霞,你的选择呢?你要是愿意跟老夫回家族,今日便是和陈兄交恶,老夫也会带你回家族!”

    听到周明翰这样说,陈平安双眼一眯,没有说话。

    陈方平则是惊愕无比的看着周家三人,眼中闪过不可思议之色,完全没想到周家三人竟然真的敢不给他父亲面子。

    而当事人周元霞,也是一脸震惊的抬起头来看着周明翰,眼中满是惊慌失措之色。

    陈方平信誓旦旦的和她保证过,只要有陈平安在这里,周明翰等人绝对不敢强行带她走的,所以她才敢出来露面。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和陈方平倚为靠山的陈平安,这时候双眼一眯过后,非但没有对周明翰不客气的话语有什么不悦,反而一脸和颜悦色的看着她说道:“没事,霞儿你可以放心的回答明翰兄,若是你真的愿意回周家,为父也不会阻拦你的。”

    “我,我不要和鑫儿分开。”周元霞紧紧牵住儿子的小手,语气颤抖的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而她话音刚落,周明翰便怒声说道:“好,既然你这样说,就休怪老夫不客气了。”

    说完他双目一瞪,对着周阳高声说道:“周家修士周元霞与人私奔,背叛家族,老夫以周家第一太上长老的身份,请族长开除其族籍,永不恢复!”

    “在下周家第二太上长老周玄灏,附议。”周玄灏这时候也回过了味来,跟着出声附议了周明翰的提议。

    周阳见此,也是深深看了一眼那边俏脸发白的周元霞,轻轻点了点头道:“既然两位太上长老有此提议,经查证确认,此事又确实属实,我便以周家族长的身份同意此提议,并立即执行。”

    说完他当着陈家几人的面,直接从储物袋中取出家族族谱的副本,当场抹去了“周元霞”三个大字。

    陈平安见到这一幕,不禁轻轻点头说道:“从今以后,只有陈家的陈霞儿,再也没有周元霞此人!”

    “陈兄,告辞!”

    “几位慢走!”

    离开陈家,周阳三人暂时回到了平安坊市中的“玉泉楼”落脚。

    “父亲,为什么你先前传音让我不要选丹方?陈平安的人情虽然值钱,但是三阶丹方关乎你突破三阶炼丹师的事情,这对我们周家现在来说,应该更重要才是吧?”

    “玉泉楼”中,周阳三人落脚后,他马上就向父亲周玄灏表达了自己的疑问和不解。

    周家的修仙百艺,只有炼器一道有着三阶以上的完整传承,其余如阵法、制符、炼丹、灵植、驯兽等技艺,都只有二阶传承。

    “灏阳窟”那里的三阶阵法“戍土金戈阵”并不算完整传承,因为炼制这套阵法的周谦老人,在炼制出阵法就去世了,根本没来得及留下相关传承,只留下一张二阶上品阵法师也很难看懂的残破阵图。

    所以,在周阳看来,父亲周玄灏若是能够凭借陈平安给予的三阶丹方突破三阶炼丹师,对于周家而言,绝对是比他突破三阶炼器师还重要十倍的大好事。

    “阳儿你还年轻,不懂这些也正常,此事你便是不问,为父也要和你细说的!”

    周玄灏轻轻一叹,然后满脸苦笑的说出了原因来。

    “你觉得身为炼丹师的为父,不想要三阶丹方吗?可是你根本不知道,白沙河修仙界附近能够炼制常见三阶灵丹的灵草灵药,基本上都被陈家和黄沙门给垄断了,只有那些他们都用不上的灵草灵药,才会流出来被其他人得到。”

    “所以陈平安愿意拿出来的丹方,要么是那种材料难觅根本无法凑齐的废丹方,要么就是作用偏门没有什么用处的偏门丹方。”

    “咱们周家是缺少三阶炼丹师没错,但也没到那种病急乱投医的程度,根本没必要上他这个当!”

    周阳这下不说话了。

    他是炼器师不是炼丹师,炼丹这方面的事情,他还真没有什么发言权。

    既然父亲周玄灏都这样说了,那肯定不会错的。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周明翰也跟着点头说道:“玄灏说得没错,三阶丹方的事情,咱们以后可以慢慢谋划,反倒是陈平安的这个人情,在当前魔道修士入侵的情况下,指不定哪天就能发挥出大作用。”

    说完他又是微微一笑道:“元霞这件事,表面看起来是一件让我周家丢脸的事情,其实却正好说明了一件事,随着玄灏和小九你们父子先后筑基成功,随着魔道修士入侵,我们周家在陈家的眼中,已经由以前那种可有可无的不重要小跟班,变成了一个值得他们重视和拉拢的重要盟友。”

    “不然的话,以他们陈家的势力,完全可以把元霞藏起来不让我们发现,又何必主动暴露出来让我们知道,何必以此为由头给予我们好处?”

    周阳听到此处,不禁跟着点头赞同道:“曾祖父说得没错,陈家现在确实是急了,金霞山一战,他们陨落了三个筑基修士,这次和魔修一战,他们又陨落了一个筑基修士,而上次他们三枚筑基丹用下去,只筑基成功了一人,再加上先前陨落的陈平芝,如今只算筑基修士,他们陈家堪堪只有八人了。”

    “就是如此,陈家筑基修士人手不足,日后势必会对我们这些同盟家族的筑基修士更为倚重,一些以前不对我们放开和严格控制数量的三阶宝物,这次怕是都要放开口子拿出来收买人心了,这对我们周家来说,绝对是一件大好事啊!”

    周明翰抚须一笑,脸上满是欣喜之色。

    “确实是好事,我们周家终究是立族太短,家族底蕴上面别说是和陈家这种紫府家族比较,就是和赤霞山刘家、金泉谷杨家这两家传承五六百年的筑基家族相比,都是多有不如。”

    “如今我们周家有着三个筑基修士,正是立族以来最鼎盛的时候,又恰逢魔修入侵,修仙界动荡,这种时候若是不抓住机会,多为家族积攒些底蕴,以后等局势稳定下来,想再让家族底蕴实现跨越式增长,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周阳也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没筑基之前,除了筑基丹这种宝物没有外,他感觉周家什么都不缺,要什么有什么。

    可是等到他筑基后,方才明白,周家的自给自足,只是在低阶修士身上可以做到罢了,对于周家的筑基期修士来说,家族中可以给自己提供的有用东西,除了法器外,基本上是什么都缺。

    这就好比他前世的那些国家,一些小国家关起门来也可以养活本国的国民,可是也只限于养活罢了,那些已经脱离饱腹之欲的国民要想用上高技术产品,则基本上只能靠进口购买。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周阳筑基成功后,就没有服用过一次增长修为的三阶灵丹,从这就可以看出周家在家族底蕴这块上面有多差了。

    像赤霞山刘家,就算家族中也没有三阶炼丹师,可是因为其家族每代都有人筑基的原因,其家族宝库中一直都有不少三阶灵丹储存,筑基修士使用灵石就能以优惠价格从宝库中兑换灵丹使用。

    刘家动用家族公款购买高价灵丹放在宝库中让家族筑基修士以平价兑换,看似让家族财务出现了赤字,可实际上却通过这个稳定了家族筑基修士的人心,提升了家族筑基修士对于家族的认同感和凝聚力。

    而只要家族的筑基修士继续留在家族为家族效力,那些被平价兑走的灵丹,不还是以另一种方式留在家族吗?

    人都是现实的,一个家族如果不能再给家族高阶修士提供修行上的帮助,那么家族高阶修士也会渐渐不在乎家族了,毕竟他们脱离了家族也能过得很好,家族那时候对于他们而言反倒是成了负担,而可以选择的话,没有人愿意背负负担前行。

    周阳可以保证自己对家族的忠诚,也相信老族长周明翰和父亲周玄灏对家族的忠诚,可是忠诚并不能当饭吃。

    他们三个经历了家族困难时期,受过众多家族前辈修士恩德的人,可以“用爱发电”帮扶家族,但是他们的后辈,那些在家族兴盛时期成长起来的家族后辈筑基修士,还能像他们一样“用爱发电”忠于家族么?

    周阳前世的见识经验告诉他,绝不可能!

    所以,为了不让家族以后出现人才流失的情况,他这个族长,一定要在那些后辈修士成长起来前,把家族底蕴提升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