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部分 烽火岁月

作者:大漠十二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第一章?喋血

    (1)枪声

    牛羊出圈的时候,东山梁上的太阳刚刚露出半张红红的脸!

    雾霭犹如一幕幕轻纱,飘荡流淌在老鹰沟里的沟沟叉叉,早春的清晨,静谧而安详!

    枪声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像炒豆子一样“噼噼啪啪”的响了起来,打破了清晨的静谧,沟里的雾霭也像受惊的羊群四散奔涌!

    激烈密集的枪炮声震的“崖哇哇”(山谷里的回声)持续不断的“哐啷啷、哗啦啦”的脆响!

    一整天,站在塬顶的崖畔向沟底看去,隔老远就能看见老鹰沟一个山旮旯里烟山土雾的,各种枪炮声夹杂着手liu弹“轰隆、轰隆”的闷响声,以及人群呼喝冲杀的声音……

    黄昏时分,枪声才渐渐的稀疏,并慢慢的停了下来!

    老鹰沟周边庄子上的人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懵了!人们惊慌失措又心急火燎的趴在嘊畔向沟里张望,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胆子小的人们早早赶回牛羊牲口,关上院门、屏住呼吸,伸长了脖子侧耳听着,连吃奶的娃娃的啼哭都被大人捂住了嘴,生怕给自家惹来祸殃;有的偷偷隔着稍门(院门,也即大门)悄悄窥视着动静……

    天擦黑的时候,一群满身泥污、衣帽不整、穿着灰色军装的国民d士兵用绳子捆绑着一串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身上被血浸透的汉子一步一步的从山坡爬了上来,还有几个当兵的用担架抬着同样蓬头垢面、满身被血浸透的汉子,不知是死是活……

    他们都显得疲惫不堪,喘着粗气,一步一步的往山峁上的新阳县城爬上去~

    看得出:这绝对是经历了一场残酷的绞杀!

    晚上,老鹰沟周边村庄的人们都早早的就吹灭了煤油灯,似乎窑洞里透出的灯光都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然而,谁又能安睡?左邻右舍都在悄悄的打听:灰狗子到底把谁抓了?折(*多少人?到底谁家的娃儿还是男人遭殃了?……

    谁知道呢!

    谁都说不上,却又心急火燎的瞎打听!尤其有娃子或老汉天黑还没回来的,更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

    就在这样的惶恐和不安中,老鸦沟周边的人们度过了一个难熬的夜晚!

    四月二十号本来是逛庙会的日子,也是县城赶集的日子,往常都是县城最热闹的时候。按照以往,住在县城周边山村的百姓会捉鸡赶羊、担柴挑框、卖毡卖席……县城回观庙的戏台上也必然

    然而,今年~

    第二天一大早,山民们不管有没有赶集的心情,都一股脑的赶往县城~他们都想知道究竟昨天在老鹰沟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的新阳县城应该有一些新消息!

    果不其然,新阳县城的东西两门都比平日增加了不少的岗哨,出入城门都要搜身检查~镰刀铁锤、镢头铁锨之类的根本不许带进城内;平时猎户们打猎用的长筒火枪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买卖山货土产、卖柴卖席、捉鸡赶羊的贸易集市多在城门外!

    赶集的人们大多集中在东城门外的墙根两边,城门四周也有商户们靠着城墙搭建的简易棚子,大多都是临时摊点!

    黄土高原上四月份的气候,天晴的时候,暖暖的太阳照在身上,不热不冷,是一年里最舒坦的季节。

    卖山货的,买油盐酱醋茶的山民百姓,这会子都顺着城墙根一圪蹴,或者把待卖的柴捆、皮货、药材等山货放倒,<!-- 桌面内容中2 -->

    </div>一屁股就坐在上面,有的男人嘴里戳着尺把长的旱烟锅子,“呲溜呲溜”的吸着,不时喷吐出一团一团的烟雾,有一搭没一搭的谝着闲传;有那心急火燎的人,小心翼翼的四处打探、问询,但又不敢明目张胆、大张旗鼓的活动……

    快中午的时候,县城东城门口出来几个穿灰布军服的人,一个瘦麻杆提着浆糊桶,拿个锅刷子往城墙砖上一刷,另一个高个头的国民d兵从腋下抽出一卷纸铺开,拿起往城墙上刷好的浆糊上一贴,用手把四边都压实了,又展开另一份~~~前后一共贴出了两份告示!

    贴完后,一个腆着大肚子、五短身材、穿军官服的老兵油子操着一口东北话冲着前来围观的人群喊到:

    “哎哎哎~大伙都来看看哈,都看看!看看有没有你们谁家的老爷们、娃子们或者亲戚族人啥的把小命玩儿丢了,啊!看归看哈,谁都不许撕!谁敢撕那玩意,逮住了可就不好玩了!”

    他用大拇指和食指两根手比划了一下手枪的姿势~

    “啪~以通匪论处,直接枪毙,啊!哈哈~”

    说完,一摆手,带着俩跟班大摇大摆的返回城里去了……

    赶集的、打探消息的、凑热闹的人们呼啦啦的一下子聚集了不少人,都抻着脖子往跟前凑!然而真正认得字的不多,都想听听别人说些啥!

    第一份告示大意是:

    经过我新阳县驻守部队----保安团将士们的奋勇作战,新阳县逆匪(国民d对红j游击队的污称)之老鹰沟赤卫队匪众,除一人下落不明外,余部47人被我全部剿灭!其中击毙34人,生擒13人。

    近来匪患猖獗,望众乡邻百姓克己守法……云云.

    后面附有长长的名单!其中被击毙的人,名字后面都打了一个红?!

    落款是:

    中华 m 国二十二年四月二十日

    新阳县保安司令部司令高振乾

    另一份告示大意是:

    保安司令部决定对老鹰沟赤卫队被俘落网之匪众13人,定于四月二十五日上午,在新阳县城(回关庙涝池旁)之新阳广场进行公审公判大会,届时望各界群众前来观瞻!……

    落款和第一份一样!

    大多数乡亲们都不识字,也认不得那些毛下宣布:长期以来,新阳县chi匪为患,祸害乡里,抗租抗捐,对抗zf,烧杀抢掠,杀害士绅,无恶不作,民怨鼎沸!

    本月十九日,根据可靠情报,在高司令亲自部署和率领下,经过我部将士浴血奋战,终于歼灭逆匪之老鹰沟赤卫队匪众共四十七人!据查,逆匪除一人漏网在逃外,余部计三十四人被我击毙,一十三人被我生擒活捉,战果辉煌----”

    念到这里,刘副官有意的停了停,他希望听到台下老百姓的欢呼声和鼓掌声,但是,他失望了~

    台下依然是鸦雀无声!

    刘副官接着“咳咳”的清了一下嗓子,继续宣读:

    “经保安司令部司令长官高振乾阁下亲自教育感化,被俘匪逆中,已有一名主要成员自愿与其组织决裂、划清界限,自愿回归中华m国正统,拥护中央!其余“匪”众~王振兴、赵厚生等一十二人,皆系深受chi色思想之毒害的死硬分子,执迷不悟,虽经教诲但死不悔改!根据国家法纪,由新阳县保安司令长官高振乾阁下判定、并报请西北行辕长官司令部核准,现判决如下____”

    一直坐在桌子后面的高团长“噌”的站了起来!

    “判老鹰沟赤卫队匪众~赵厚生、王黑娃、王振兴等一十二人~死刑!即日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以儆效尤!”

    台下的人群“轰”的一下骚动起来,架在台口及广场四周的机枪手和拿着步枪的士兵几乎同时“哗啦啦”的拉动枪栓,对准骚动的人群!

    慑于现场的气氛,人群迅速的寂静下来。

    这时,被押的赤卫队员里面有人挣扎着站直身子,高声叫骂了起来:

    “高挣钱(当地民间对高团长的称呼),你tmd放着鬼子不打,放着自己的父母妻儿不管,放着大好江山不守,你们tm丢失了多少国土?你像狗一样逃跑到西北来打我们穷人,跟我们穷人抢粮食,抢地盘!你算什么东西?你白披了一张人皮~”

    骂人的是赤卫队里的骨干、中队长、铁匠赵厚生。

    这些话从一个西北汉子山一样的胸膛里迸出来,竟然震的山响!

    现场那些东b军的士兵们直愣愣的盯着高振乾看,竟然没有一个人去堵他的嘴!或者说,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堵他的嘴!

    人群里有人高喊一声~

    “骂得好”!

    再看台上的高团座,像被牛虻猛的叮了一嘴一样,浑身突然一震,刚才毫无表情的、冷若冰霜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竟然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来!

    不过高振乾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见过世面的人,他很快镇定下来,从腰间“噌”的一下拔出手枪,“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妈拉个巴子的,老子是军人,吃国家粮饷,就得服从长官命令!长官让老子撤,老子能不撤吗?”

    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接着骂道:

    “谁说老子不想打鬼子?老子做梦都想打回东北去!谁愿意来这狼不拉屎的穷地方!”

    人群里突然传出一声:

    “那你不滚回你的老家去”!

    接着就是乱哄哄的嘈杂声~

    “滚回东北去!”

    “我们这达穷,滚回你的老家去,有种就去打鬼子”

    ……

    眼看着现场人群骚动,群情激奋,高团战拿起手枪冲天“啪”的开了一枪,巨大的枪声立马把人群的声音给压了下去,人群又恢复了暂时的平静!

    高团座接着说:

    “攘外必先安内,这是j总司令~”

    在说出“j总司令”几个字的时候,高团座包括参谋长吴彪、刘副官及在场所有保安团士兵都“啪”的一个立正~

    “攘外必先安内是j总司令亲自拟定的治国方略,“jiao共”是国家的大政方针!此等刁民百姓,放着安稳日子不过,胆敢聚众操戈,武力对抗z府,破坏国家法纪,擅杀、强抢士绅,坑害良善,忤逆谋fan,此等恶行,人神共愤!”

    说完这段“慷慨激昂”的话,高团长迅速冲刘副官挥了一下手~

    “执行!”

    刘副官冲下面的灰狗子大声喊道:

    “把chi匪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台下的人群又骚动起来,齐刷刷的往前压,并有人高喊:

    “穷人有饭吃,谁愿意造fan?”

    “天天征粮纳捐,哪有我们老百姓的活路!”……

    所有保安团士兵都举起枪进行警戒~

    在这种关系人命的关头,谁敢保证广场上的人群里没有被押的赤卫队员们的战友、亲人、亲戚或朋友?一旦现场失控,局面将难以想象!

    灰狗子们个个紧张的脸色都青了,端着枪的手微微颤抖……

    “?你妈的高挣钱,你今天杀了老子,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高挣钱,我?你先人,你有种去打鬼子啊~”

    “爷爷怕死就不g命,你以为谁跟你wbd一样?都是怕死的软骨头~”

    “我呸,高挣钱,你个r本鬼子的走狗,亡国奴,丧家犬,怂包蛋”……

    “灰狗子,狗杂种,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

    几乎是每个被押着的赤卫队队员都挣扎着、叫骂着,就连躺在担架里的伤员也扭动着身体,挣扎着,仰起头叫骂着~

    反正都是死,西北的汉子,死也要骂个痛快!

    没有人喊高大上的口号,反正就是怎么痛快怎么骂,怎么解气怎么骂,怎么毒辣怎么骂!

    都是口不择言,都是村街民间最土、最毒的脏话!

    场面非常混乱!

    没有人注意到,在嘈杂混乱的人丛里~一个身体微胖、敦敦实实、头上扣着一顶破了边的草帽、衣衫褴褛的汉子在使劲往前挤~

    当台上的刘副官宣布执行死刑,他不顾一切的扒开人群往前挤~

    这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从后面一把拽住他的臂弯并使劲把他拉出了人群……

    为免夜长梦多,很快,被俘的赤卫队员们被连推带搡的架上军车,一路风驰电掣向西疾驰,穿过不长的县城西街,出西城门不远的地方就是乱坟岗!

    他们被拉到了西郊的荒坳里,汉子们被推下军车,没有断头酒、没有上路饭~~

    一阵排子枪声响起,骂声戛然而止,汉子们扑卧草坑,血流满地……

    迎面刮过来的春风里,没有花香,没有麦苗的清香,却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老鹰沟赤卫队就这么消失了!

    一群为了活命而起来“闹红”的西北汉子就这样牺牲了!

    农历四月下旬的西北,uu看书www.uukanshu. 突然寒流入侵,气温骤降~

    倒春寒的风还是有一些凌厉的!

    枪声过后,一个保安团军官从拉运被俘赤卫队员的一辆军车的驾驶室里拽出一个人来,拖下车,一把搡倒在遇难赤卫队员们的遗体旁~

    那人连滚带爬、面如死灰的爬到那些昔日的战友们的尸身前,半跪半爬的在地上嚎啕大哭……

    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心情究竟是什么~

    因为愧疚,还是心虚,亦或是惊吓过度?

    不过现在,一颗卑贱的灵魂,在这料峭的春风里,瑟瑟发抖!

    那些已经躺在万人坑里的毫无生命气息的赤卫队员们、那些曾经把他当做自己最信赖的战友、最亲密的同志的死难者,还有那些在前几日战斗中已经牺牲的曾经的战友们~他们到死也没明白:到底是谁出卖了他们的秘密营地?

    包括已经牺牲在老鹰沟的赤卫队首创者、指导员郭凤山~

    他到死也不会想到:谁会是那个出卖自己的人?

    没有人再理会这个赤卫队的软骨头!

    保安团的士兵们蹬车扬长而去,身后扬起一片遮天的烟尘……

    背叛者,在任何人眼里都是下贱的、猪狗不如的东西,哪怕是他投靠的阵营!

    一个已经毫无用处的投降者,就这样被他的新主子抛在了这荒郊野外的乱坟岗!

    凄厉的嚎哭声,淹没在倒春寒的冷风里!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