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悲催的穿越

作者:满满的烟灰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好疼啊!”

    孟境刚睁开眼睛,便感觉浑身剧痛无比,特别是头部,仿佛被人用大锤敲过一样,疼得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哥哥你醒了!”

    一个清脆的女声在身边突然响起,吓得他急忙坐起身来,同时向声音处望去。

    就看到床边坐着一个面带喜色的少女,此时她正用一双有些发红的眼睛看着自己。

    孟境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可是家中独子,没有任何兄弟姐妹。

    此时孟境睡意全无,心脏怦怦直跳,一股巨大的喜悦涌上心头。

    莫非……!

    老子穿越了!

    苍天呀!大地呀!终于轮到老子穿越了。

    ……

    过了好半晌,孟境强压下心中的欢喜,准备问问这少女,自己是不是真的穿越了。

    万一不是真的,只是有人在捉弄自己,那可糗大了。

    可是第一句话该怎么问呢?如果自己真的穿越了,却因为自己说错了话,把自己身份暴露了。

    想想古欧州那些邪教徒的下场吧!

    火刑!绞死!五马分尸……。

    想到这些,孟境便感觉不寒而栗。

    好不容易穿越了,穿越的第一天,就被人当做异教徒烧死,那就太悲催了。

    为了以后能好好享受这穿越的生活,孟境决定还是慎重点好。

    咳咳

    孟境轻咳两声,试探着问道,“你是我妹妹吗?”

    本来满脸喜色的少女,听到孟境的问话后,先是一怔,随即脸上露出惊慌之色。

    “哥哥你……唔。”

    少女慌忙站起身,嘴里喊着,就要跑出屋去。

    孟境早有防备,立刻翻身跃下床,一手拉住少女的胳膊,另一只手捂住少女的嘴,防止她叫出声来。

    少女被孟境拉住,又被他捂住嘴,心中更加害怕,开始拼命的挣扎。

    孟境见这少女虽然生得娇小,但力气却很大,自己身为一个男人,竟然有些控制不住的架势。

    决不能让这少女出去喊人,如果她真喊来的人,把自己抓起来,那可就不妙了。

    孟境可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硬骨头,到时,恐怕都不用什么大刑伺候,随便抽个几十鞭子,自己就啥都招了。

    孟境急忙将头俯在少女的耳边,强笑着说道“妹妹,哥哥是在逗你玩儿呢?”

    孟境这句话刚说出口,便明显感觉到,少女的挣扎轻了许多,同时脸上的惊慌也消散不少,却多了一股悲伤。

    少女一转身扑进孟境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一双粉拳也在不停的捶打孟境的胸口。

    “呜呜,你吓死人家了,呜呜呜,你昏迷了这两天,你可知道艾丽卡多担心呀!呜……”

    见少女平静下来,孟境才松了一口气,随即就感到胸口传来一阵阵的剧痛。

    孟境强忍剧痛低头看去,就看到艾丽卡的一双粉拳,正不停的捶打自己的胸口,引来阵阵的剧痛。

    “艾丽卡,你别打了,再打,我就被你打死了。”

    孟境急忙劝解艾丽卡,心中却在暗自吐槽,这是什么破身体,别人穿越就算是废材型的,恐怕也比这副身体强吧,这身体简直就像是纸糊的一样,也太不经打了。

    艾丽卡听到孟境喊疼,也立刻醒悟过来,急忙收回拳头,后退几步,“对不起哥哥,人家忘了你有伤在身。”

    其实不用艾丽卡说,孟境也觉得有点不对劲,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 桌面内容中2 -->

    </div>艾丽卡的小拳头只打了自己的胸膛,按理说,别的地方不会痛啊?可现在感觉浑身哪里都痛,特别是头部。

    孟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感觉整个脑袋的上面被一层纱布包裹,而且还有湿漉漉的感觉。

    “艾丽卡,你把镜子拿来。”

    “镜子?镜子是什么?”

    艾丽卡不解的问道。

    孟境见状,心中一惊,知道又说错话了,忙掩饰的说道,“是我买的一个东西不见了,我想问你看没看见。”

    “噢,人家没看见你说的镜子。”

    孟境见艾丽卡不再怀疑,才再次松了一口气。

    可是他想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脑袋到底怎么了?

    除了镜子,这里应该用什么东西照呢?

    想了半天,孟境也拿不准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又不敢乱说话,最后一咬牙,朝艾丽卡轻声说道,“给我打盆水吧,我要洗洗脸!”

    这次艾丽卡到没有怀疑,只是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等艾丽卡出了房间,孟境的心情顿时放松下来,才开始打量这个房间。

    房间不大,大约有十五六个平方,房间的最里面放着一张破床,也就是孟境昨晚睡的那张床,这张床从外表的花纹来看,应该很贵,但此时床背上的漆掉了不少,床腿也不全,只有三条腿,另一只腿是用一块大石头支着,床上的被褥也都是旧的,一看就知道,还不知道用了多久了。

    整个房间除了这张床,还有一个破柜子,和一张破桌子。

    打量完这个房间,孟境的心一沉。

    虽然自己幸运的穿越了,但这里的环境却跟孟境的想象差了十万八千里。

    通过观察自己的房间,孟境可以肯定,这户人家绝不是什么富贵人家。

    别人穿越不是太子,就是国公的儿子,最不济也是大家族的庶子,虽然没有继承权,但富贵还是有的。

    可是自己……。

    唉

    孟境决定不再想这些烦心的事,还是先将眼前的这一关糊弄过去再说,不然自己连这苦日子都过不上了,就得被人烧死。

    回过神来,孟境一转头,便见桌子上有一本书,便走过去查看。

    孟境来到桌前,便看到这本书的名字。

    前锋战士

    一看这书名,孟境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便翻开书。

    第一章,论前锋战士的重要性。

    前锋战士是战场上最重要的兵种,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前锋战士的强弱,直接影响到整支军队……,所以,前锋战士要拥有较强的防御力,抵御敌人的攻击,还要有较强的力量,才能长时间的抵御敌人的攻击,……。

    孟境看到这里,心下了然,这前锋战士,在后世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炮灰。

    看到这本书,孟境心中疑惑,这副身体的原主人,不会想当前锋战士吧?

    “哥哥,水来了,你现在就洗吗?”

    孟境见桌前有张椅子,便指了指椅子说道,“放这吧,我现在就洗。”

    艾丽卡听话的将水盆放在椅子上,便退到一边,孟境来到水盆前,看向水盆里的自己。

    这一看,把孟境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己整个脑袋的上半部,真的被一块布包裹着,左侧还渗出殷红的血迹,渗着血迹的破布下面,是两只如同熊猫一样的眼睛,那两块罩在眼睛上的黑斑,一看就不是天生的,是被人打的,因为两个眼睛是肿的,再往下看,鼻子也是又红又肿,而且下面还有血迹的痕迹,嘴唇更是惨不忍睹,几乎被人打豁了,脖子上,还有几道红印没有消失。

    太惨了!

    孟境虽然知道自己受伤了,但他真没想到,竟然伤的这么惨。

    是谁忍心下这么重的手?竟然能把自己打得面目全非?

    这该有多大的仇恨呀!

    不光是脸上的伤,孟境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恐怕都是伤,而且伤的绝不会比脸上的轻。

    看到脸上这个惨样,孟境决定还是先不洗脸了,不然肯定很疼。

    看着只是在水盆边看了看就走的孟境,艾丽卡问道,“哥哥,你不洗脸了吗?”

    孟境点了点头,默默的走到床边坐下,沉吟半晌,才缓缓问道,“艾丽卡,我昏迷了多久?”

    “亚特是前天把你送回来的,今天已经两天了。”

    两天?

    孟境默然不语,这副身体的原主人,恐怕已经被人活活的殴打致死了,只有这样,自己的灵魂才能顺利的进入他的身体。

    能把人活活打死,这该有多大的仇恨?

    虽然在受伤的脸上看不出自己有多大年龄,但想必应该不会很大,这么小的年龄,又能作下多么大的坏事,竟然能让人活活打死?

    “我现在脑袋有些发晕,都是谁打我的,你知道吗?艾丽卡?”

    艾丽卡闻言,脸色顿时黯然下来,强笑道,“哥哥,你既然忘了,那就别想了,知道了也没用!”

    看着艾丽卡强装笑脸,孟境心中猛然一抽,一股悲伤涌上心头。

    自己被别人打的这么惨,不,是被打死了,妹妹竟然不敢跟自己说是谁打的!

    由此看来,自己现在的这个家庭,在这个世界,恐怕连平民都算不上!

    “艾丽卡,你先出去吧,我想静静。”

    艾丽卡看出哥哥心情不好,便应了一声,端着水盆转身离去。

    看着艾丽卡外衣上的那几个补丁,又看了看自己胸前的破洞,孟境忽然想起杨白劳和白毛女的故事。

    自己能穿越到这里来的喜悦,此时已全部散去。

    这个家的环境太糟糕了,不用说能享受富贵,纨绔一生,看样子能吃饱饭都不错了,至于能叱咤风云,笑傲这个世界,这种念头,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孟境心中烦闷,再次来到桌边坐下,随手拿起桌上的书翻了起来。

    第一章前锋战士的介绍,只有二页,这两页主要说的是前锋战士的作用,和对前锋战士的赞美之言。

    孟境翻过这两页,第三页的页面上写着。

    第二章,前锋战士的基础修炼,力量篇。

    孟境正要翻到第四页的时候,一个机械合成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脑海中。

    “修炼前锋战士力量篇,是否开启时间加速。”

    孟境先是一惊,随后大喜,猛的一跃而起,朝着空中大声喊道,“老子有系统了,老子有外挂了,你们这些欺负我的渣渣,给我等着,等老子厉害了,将你们一个一个的捏死,……”

    喜悦,痛苦这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阵犹如狼嚎般的声音。

    这陈狼嚎般的声音在破屋中回响,将梁上的灰尘震的哗哗之落。

    “哥哥,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

    呃

    孟境的声音噶然而止,面对冲进来的艾丽卡,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才哥哥在看书,忽然发现了修炼的秘法,有点太高兴了。”

    “嘻嘻”

    看到满脸是伤的哥哥,那副滑稽的表情,艾丽卡忍不住笑出声来。

    “哥哥发现了什么好办法?能跟我说说吗?”

    孟境神秘一笑,自认很潇洒,却不知自己这一脸的伤疤,再加上那神秘的一笑,简直惨不忍睹。

    “天机不可泄露,等哥哥彻底研究清楚,再教你好不好?”

    艾丽卡看着哥哥一脸滑稽的表情,想笑又不敢笑,眼前的人毕竟是自己的哥哥,如果嘲笑他脸上的伤,会不会太没有良心了!

    可是,实在是忍不住啊!

    艾丽卡也不回答,转身跑出屋外。

    艾丽卡刚跑出去,孟境便听到外面传来她发出一阵痛快的笑声。

    孟境有些不解的摇了摇头,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却猛然从下巴上传来一种剧痛,他这才想起,自己的下巴也有伤。

    孟境重新坐到桌前,再次将前锋战士这本书,翻到第3页。

    “修炼前锋战士力量篇,是否开启时间加速器?”

    “开启。”

    “宿主需要修炼几年?”

    听到系统询问要修炼几年,孟境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句话。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莫非这个系统是收费的?

    孟境决定还是问清楚的好,不然一不小心就弄得自己负债累累,就更没有出头之日了。

    “莫非,你这个系统还是收费的吗?”

    “那当然,不收费,没有足够的能量,怎么运转时间加速器。”

    一听到真的收费,孟境更加小心。

    不说别的,就说去景点去玩,你先买了门票,还需要买各个景区的门票,然后各个景区里的各个景点还需要门票,这些门票你少买一张,都白扯,啥也看不到。

    “那这个时间加速器费用是多少?”

    “在里面修炼一年,按这个世界的货币价值换算,需要一百金币。”

    “那先不开启了,等等再说。”

    孟境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一百金币能买什么?

    如果这个世界的金币不值钱,一百金币只能买一棵大白菜,那孟境可赚大发了。

    可孟境也不是傻子,金币,带一个金字,还能不值钱?搞不好非常值钱。

    想了半天,孟境决定还是先不开启这个系统了,一方面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货币价值,另一方面他也没有一百金币。

    既然系统不能开启,这本前锋战士,孟境也就没有心思看了。

    就好像有了游戏外挂,谁还能再去正常的练级了。

    这股振奋劲儿一过去,孟境便感觉浑身传来钻心的疼痛,他决定还是回床上去躺着吧,虽然他现在还不困,但躺着总能减轻点痛苦吧!

    孟境慢慢的回到床上,缓缓的躺下身子,身上的肌肉不动了,疼痛劲儿也真的轻了不少。

    看着头上破烂的天花板,孟境决定还是考虑考虑以后该怎么办?

    这个家虽然很破烂,但必须要改变这一切,这副身体的原主人,想必也不是什么心怀大志的人,单看他学的课程就知道。

    一个想当炮灰的人,肯定是在无奈之下才会去的,不然有一点办法,也不可能学这么悲催的职业。

    可是自己不同啊!

    孟境是在一座普通大学上的学,毕业后自己在一家炼油厂找了份工作,一直工作到自己穿越。

    他是一个单身狗加宅男,最大的爱好就是宅在家里看小说,穿越,重生,异界等类型的小说,他都爱看。

    看着小说里的这些主角,穿越或重生后,个个混得风生水起,叱诧风云,心中又是羡慕,又是期待。

    他已经为穿越做好了万全准备,怎么制作肥皂,怎么制作玻璃,怎么制作炸药等等很多穿越的必备技能,这些他都学会了,当然只是理论上的。

    他认为,只要让自己穿越成太子,有了足够的资金,想要研制这些东西,简直是轻而易举。

    到时用这些技术赚到大量的金钱,然后,用这些巨量的金钱,打造一支无敌铁军,替自己征战天下,所向无敌……

    所以,他总希望雷电能击中自己,好让自己穿越,也过上那让人羡慕的生活。

    可能他的怨念感动了上苍!

    ……

    穿越前的那一天晚上,雷雨交加,雷声更是大得惊人,一道道的闪电,发出沉闷的响声,竟然将玻璃都震得轰轰之响。

    然后,孟境去关窗户,再然后,就真的被一道雷电击中,来到这里了。

    ……

    该怎么样才能改变这个家庭条件呢?

    孟境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办法,主要是他对这个世界一点也不熟悉,没有社会大背景,也就没有办法针对这个大背景,想出赚钱的办法。

    孟境在胡思乱想见,竟然沉沉的睡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见妹妹艾丽卡也不在床边,孟境正想喊叫,就见屋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艾丽卡端着一个黑乎乎的大碗走进来。

    “哥哥醒了,正巧,我也做好饭了,快趁热吃吧。”

    艾丽卡说着话,走到床前,将碗放到床边的桌子上,才慢慢将孟境扶起来,让他靠在床背上,这才将碗递给他。

    孟境伸手接过大碗,向碗里一看,差点哭出声来。

    白水煮野菜,虽然不认识野菜的品种,但看样子肯定是不值钱的东西。

    孟境有种想问问艾丽卡的冲动。

    你是不是叫喜儿!

    咱爹是不是叫杨白劳!

    给你买的红头绳,让哥看看……

    我可是个病人啊!给我吃白水煮野菜,是不是太过分了!

    “艾丽卡,哥,问你点儿事儿呗!”

    艾丽卡点点头。

    “咱家还有别的吃的吗?”

    “哥哥是不是嫌这野菜不新鲜,这两天哥哥生病了,人家都没时间去挖菜呢!只能让哥哥吃前两天人家挖的菜。”

    咳咳

    “我是说,咱家还有粮食吗?”

    “本来家里还有一点粮食,可是为了给你看病,就把家里的粮食换成钱了,交了药费。”

    “咱爹是不是姓杨?”

    这句话孟境可没敢大声说,只是小声的嘀咕。

    “你说啥?”

    艾丽卡有些疑惑的看向孟境。

    “没什么,只是太饿了,想吃饭了。”

    孟境为了掩饰自己说的那句话,急忙接过艾丽卡手里的筷子,夹起碗里的野菜向自己嘴里送去。

    太难吃了!

    野菜难吃也就算了,可是连一点盐味都没有,这怎么吃?

    有点大酱让我蘸着吃也行呀!

    梦境在原来的世界里也吃过野菜,那些野菜经过精心的烹制,真是挺好吃的,可这种白水煮野菜!

    唉

    孟境叹了一口气,难吃也要吃呀!肚子太饿了。

    孟境含着泪,将这一大碗野菜吃光,并将这一碗白水也喝得一干二净。

    “好吃吗?”

    艾丽卡见孟境将这一大碗野菜都吃光了,高兴万分。

    哪个厨师不希望得到吃饭的人夸奖呢?

    “好吃,还有吗?”

    孟境无力吐槽,难吃就难吃吧,可是这么大一个男人,就吃这么一碗野菜,恐怕是不行吧!

    “没有了!”

    孟境听了艾丽卡的话,气的只想骂娘。

    这是什么破穿越呀!

    就连白水煮野菜也不管饱!

    服务态度还这么不好!

    还想不想让老子再穿越啦!

    ……

    如果现在有人问孟境,你想不想穿越回去,孟境肯定哭着喊着,并且抱住那人的大腿说,“让我穿回去吧。”

    可惜,穿越已成定局。

    孟境深吸了一口气,强压心中想要骂娘的冲动,缓缓问道,“你有钱吗?”

    艾丽卡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小声说道,“过年的时候,咱爹给的五个铜钱的压岁钱,我一直都没花呢?”

    看着妹妹那张有点窃喜的笑脸,孟境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虽然孟境不知道这个世界铜钱的价值,但他可以肯定,铜钱,单说这个“铜”字,这铜钱就不会很值钱。

    想到妹妹竟然为这五个铜钱窃喜,又想到自己以后也会过这样的生活,孟境有种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

    “来,让哥哥抱抱,咱俩哭一会儿!”

    “可是,为什么要哭呢?是不是哥哥的伤又疼了?”

    对于孟境的这种想法,艾丽卡很不理解。

    呃

    孟境被艾丽卡问住了。

    看着艾丽卡真诚的关心,孟境忽然有一种惭愧的感觉。

    这个家虽然不富裕,但有这么好的一个妹妹,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

    让这么好的一个妹妹,过着这种苦日子,孟境对这具身体的前任有些不满。

    看着艾丽卡那张面黄肌瘦的脸颊,满是关切的表情,孟境忽然伸手抓住艾丽卡的小手,一字一顿的说道,“用你那五个铜钱去买些吃的来!”

    艾丽卡的神情有些错愕,随即笑着说道,“哥哥现在生病了,是需要吃点好吃的,你等我一下,我这就去给你买。”

    艾丽卡说完,便匆匆离去。

    孟境看见桌子上的大碗里,还剩了一口汤,便端起来,一口喝了。

    他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只有那么一碗野菜汤,根本不够他吃的,那碗野菜汤也只是成功的勾起他胃里的食欲,就没了。

    现在孟境只感觉胃里折腾的难受,看到屋中间的桌子,想到木质的香味,都想上前啃两口,好压压胃里的饥火。

    就在孟境实在饿的忍不住了,想要试试桌子的硬度的时候,艾丽卡回来了。

    五个大馒头!

    艾丽卡手里拿着五个大馒头,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艾丽卡手里的馒头,孟境感觉自己的眼睛都绿了,就像是一只饿狼,看到了一块大肥肉一样。

    等艾丽卡来到床边,孟境也不说话,直接抢过一个大馒头,开始大吃起来。

    孟境这一吃,就停不下来了,一直吃了四个馒头,才压住胃里翻腾的饥火,看着艾丽卡手里的最后一个馒头,孟境忽然想起。

    艾丽卡吃饭了吗?

    见孟境不再吃了,艾丽卡笑盈盈的问道,“哥哥怎么不吃了,还有一个呢!”

    孟境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恰巧拍到伤处,又引起一阵剧痛,他痛的嘶牙咧嘴的说道,“哥哥已经吃饱了,剩下一个,给艾丽卡吃吧。”

    “艾丽卡不饿,既然哥哥吃饱了,那就留到明天再吃吧。”

    看着艾丽卡不肯吃剩下的那个馒头,孟境的心里更加惭愧。

    五个馒头,自己吃了四个,剩下一个,还要留给自己明天吃,孟境怎么想,心里都不舒服。

    不行!

    得尽快赚点钱,最不济也要让自己兄妹二人吃饱饭呀!

    咳咳

    “艾丽卡,你说一百金币能买多少东西呢?”

    “一百金币!”

    艾丽卡闻言,呆了一呆,才说道,“人家也不知道,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呢?”

    孟境的心再次一沉,看来这一百金币真是不少呀!

    孟境见没得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便换了一种方式问道,“那咱爸咱妈出去工作,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人家也不清楚,好像听他们说,也就六七个金币吧!”

    啥,一个月就挣六七个金币!

    这一下孟境有些坐不住了,时间加速器,一年需要一百个金币,在这个世界打工,一个月才赚六七个金币,便宜老爹老妈两个人一个月,才能赚上十三四个金币。

    照这样算下来,想赚一百个金币,就算是一个月能赚十个金币,也需要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用打工一年赚来的钱,到时间加速器里加速一年,这有意义吗?

    那还加速个屁!直接修炼也比加速强啊!至少省钱呀!

    如果自己穿越在大家族里该多好啊!有的是钱供自己修炼,自己想加速多久就加速多久!那自己的武技还不噌噌的往上涨呀!

    可惜,那些只是想象。

    偏偏穿越到一个连白水煮野菜都不管饱的家庭。

    就在孟境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粗矿的男声传到屋内。

    “境儿睡了吗?”

    艾丽卡闻言,立刻慌张起来,嘴里应着,又将大馒头塞进了孟境的被窝里。

    吱嘎

    屋门被推开,走进来一男一女。

    男的身材高大,面目黝黑,长得也很普通,没有一点亮点。

    女的却有七八分姿色,三十多岁年纪,皮肤白净,一双大眼睛格外引人注目。

    看到这便宜老爹的长相,孟境便不对自己的长相抱希望了。

    反观便宜老妈,却漂亮得很,不怪能生下这么一个漂亮的妹妹。

    刚进了门,便宜老妈便从便宜老爸的身后走出来,将手里的东西高高扬起,笑着说道,“境儿,看妈妈给你带什么好吃的来了?”

    女人说着话,快步来到孟境面前,将手里的小包放在床边的桌上,解开小包,一股香气顿时飞入梦境的鼻中。

    “好香!什么东西这么香?”

    便宜老妈从小包里,将一块肉取出来,献宝似的放在孟境的嘴边,uu看书www.uukanshu. “快吃吧,这可是大地灰熊的肉,一般人可吃不到!”

    孟境接过这块肉,撕下一块,放在嘴里慢慢咀嚼,一股肉香顿时蔓延在口中的味蕾里,为了让这股肉香更浓,梦境加快咀嚼的速度,让这块肉里带的肉香完全浸入到口中。

    “真香。”

    孟境咽下这口肉,赞了一句,却听到旁边有咽口水的声音,便转头看去。

    艾丽卡正看着烤肉偷偷的咽口水。

    孟境心中暗笑,忙伸手撕了一大块烤肉,递给艾丽卡。

    艾丽卡手臂动了动,却并没有伸手,只是转头看一下妈妈。

    艾丽卡的妈妈见到这一幕,便笑着说道,“你这个馋丫头,哥哥给你,你就接着吧。”

    艾丽卡闻言。顿时喜笑颜开,忙伸手接过来的烤肉,也不撕成小块儿,直接放在嘴上咬了一大口,用力的嚼了起来。

    “好好吃啊!”

    孟境见妹妹吃得急,忙开口说道,“慢点吃,这里还有呀!”

    “你受了伤,也多吃点,补补身子。”

    便宜老妈见孟境不吃,开口劝道。

    这块烤肉不大,只有拳头大小,分给艾丽卡一大半,孟境也只剩下一小块,他再次撕了一小块儿,放在口中咀嚼,心情却是很不平静。

    可怜天下父母心,孟境敢打包票,便宜老妈肯定一口烤肉都没吃,全部带回给自己吃。

    孟境忽然间感到,这个破烂的家,竟然是那么温馨,在这一刻,他明悟了。

    能穿越到这么一个温馨而又和谐的家庭里,是那么幸运!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