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少年和老狼

作者:花谢才得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大明祥瑞

    花谢才得香

    简介:

    是梦是幻抑是真,百年和百天的擦身而过,换来的是大明妖孽少年奇特的一生,成化二十三年春,解淳一身破旧长袍走出‘迷魂谷’,开始了他‘大明祥瑞’独特的一生。

    第一卷聪颖少年

    第一章少年和老狼

    寒夜清冷,刺骨的寒风呼啸着刮个不停,一个少年手持木棒正和一头孤身老狼相互对峙,双方都非常疲惫,人,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自小身体瘠弱且缺乏锻炼,狼,一头老得掉渣且被逐出狼群的孤独者。

    老狼的生命即将离体而去,但残存的意念和贪婪的习性,使得它牢牢盯住瘠弱的少年,希望对方率先倒下,赐给自己一顿美味的血食,能够再勉强多熬过几日时光,生活就是如此残忍无情,让瘠弱少年碰上孤单垂死的老狼。

    ‘‘人活着就是一场拼搏,你想过得舒坦精彩,令他人羡慕嫉妒,就要付出比别人加倍的努力。你天赋聪颖,是众人中万中无一的天才,能让我遇见你,是苍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子厚,你要加倍努力读书学习,等到你成功之时,为师和你的父母双亲及族中老幼,都将蒙受你的庇护和恩泽,能够改变你解家满门的命运。’’恩师淳淳叮嘱的话语如在耳边,自己至今没有半点成就与功名,恩师却早早离开人世间,让少年感到无比的愧疚不安。

    ‘对,生命就是拼搏,就是绝不轻言放弃。’少年的目光越发坚定起来,他望着那垂垂欲死的老狼,从他浑浊的目光中看到狼性的贪婪和求胜的欲望。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老狼,更何况是人,更何况是壮志未酬的自己。’一瞬间少年的心有坚定了许多,这些年无论春夏秋冬酷暑寒冬,自己一直跟随恩师学习四书五经朱子注解,自己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恩师的病忽好忽坏,没有纸墨笔砚,书籍也是残缺不全,自己不是都坚持过来,何况现在对面只是一头将要垂死的老狼,自己不能让恩师在九泉之下失望,自己是他一生的骄傲,是他一生唯一的希望,绝对不能轻易放弃,一定要活下去,实现恩师口中的‘鱼龙变化’。

    生命的每一次赋予都不是为了放弃,而是为了精彩的生活拼搏奋斗,他无论如何不能轻言放弃,放弃父母赐予的新生,放弃即将来临的科考。恩师再三叮嘱一定要去读书参加科举,农家子弟唯一的出路便是科考,要像祖辈口中的解缙公那样科场扬名,达到‘一举成名天下知,寒门士子成栋梁’。

    想到此处少年感到体内的血液沸腾,信心的火焰在胸膛中熊熊燃烧,一头垂死的老狼何足道哉,少年转头面对老狼,手中的木棒斜举,厉声大喝道:‘‘畜生,来吧,你我决一雌雄。’’那老狼却默然相望,既不向前也不后退,更不跑向别处,只是冷漠的眼睛紧盯着对方,不给对方一丝歇息的机会。

    一狼一人便一前一后逐步走向一个四周遍布密林的山谷,外面寒风呼啸地冻天寒,谷中却是温暖如春,虽是刚刚进入春季时节,花草树木却是苍翠碧绿。

    一个令人赞叹的景观出现:一个身穿长袍的瘦弱少年,手中拄着一根木棒,踉踉跄跄走在前面;他的身后十米开外紧紧跟随的,是一头同样一瘸一拐衰弱的老狼,人走狼走人停狼停,恰如一狼一人商议好似的一样同步行走。

    天渐渐黑了下来,少年早已是饥肠辘辘,可他的身上却没有一点食物,<!-- 桌面内容中2 -->

    </div>他已经被老狼跟踪两个白天一个夜晚,连续两天没有进食没有休息,若没有强大的信念支撑和自我激励,少年他早已经放弃这徒劳的挣扎。

    可那该死的老狼还是紧盯着他,看样子不会放弃即将到口的美味血食,昨天晚上少年稍一打盹,那该死的老狼就扑了过来,幸好身边有这根木棒才侥幸逃脱狼吻。

    实在没有办法了,双眼像要粘上似的,用力眨一下眼睛都困难,那该死的老狼还是在一旁虎视眈眈,如以前一样死盯着他,突然少年看到前方有一棵上有杈枝的大树,正好适合他攀爬。

    少年向后望了老狼一眼,老狼看见他站住它也停下,仍然是淡漠的望着少年,少年突然把木棒放在地上,迅速地爬上大树来到树杈处,双腿岔开骑跨在上面,不管如何他都要稍微休息一下。

    他倚住树干低下头颅望着,那头蹲在树下仍然还不放弃的老狼,情不自禁的破口大骂:‘‘畜生,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弃,就算饿死我,我也不会束手就擒,活活的被你吃掉,小爷和你熬到底。’’说完他解开腰间长布做的腰带,把自己捆在树杈上。

    然后对树下的老狼劝说道:‘‘我是掉不下去的,即使饿死在上面你也吃不到,何苦在此处难为我?快走、快走,你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回家晚了你爹娘会打你屁股的。’’

    说到此处他嘴一撇哇哇大哭:‘‘爹、娘,你们也不来找我,哪怕找到我后,打我一顿屁股也好啊。’’这时坚强的少年才露出孩子气的一面,哭着、哭着,疲惫至极的少年耐不住连日的劳累和惊吓陷入昏睡中。

    而树下的老狼仍然保持着蹲坐抬头向上望的姿势,如果仔细观察它的眼睛,就会发现它的瞳孔涣散无光,uu看书 .uukanshu. 它已经耗尽最后一丝精力,离开了这个令它欢乐又令它失望的世界,而树上的少年却对此一无所知,仍然陷入无边无际的昏睡中不复苏醒、、、、、、、、、

    公元二零一六年十月秋风送爽,正逢国庆节黄金周旅游盛季,黄山旅游景点爆满,游人如织络绎不绝,黄山有‘四绝三瀑’美丽景观,被人称为‘天下第一奇山’,素有‘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美誉。

    谢纯驾驶着汽车告别家乡的族人,满载着族人赠予的土特产离开家乡,时隔多年自己也已五旬开外,当年的恩怨也渐渐淡淡的离去,族叔族伯也大多已不在人世,只剩下几位族兄还记得自己这离家已有三十多年的族弟。

    农村的生活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族兄们也大多住上楼房,族侄们也大多购买了汽车,面对族人的多次邀请,他不得不放下早年的恩怨,前来探望故乡、故人、故土,妻子刘琰多年来都陪伴着自己到黄山拜祭师傅,这次却借故没有跟来。

    谢纯知道她是因为当年族人逼迫自己太甚的缘故,他也没有多加劝说妻子,毕竟当年族人们做的太过分,让自己伤心难过了许多年,不管怎么说血浓于水,自己还是没忍住思乡之苦同意前来。

    想到这里他打起精神,细心驾驶着车辆往青秀峰方向赶去,他来黄山旅游玩耍多次,也遍布各景点创作书画,却一直没有一件令自己满意的秋季画作,让自己深为遗憾,这一次便借着与族人团聚的机会,深入深山到青秀峰住上几天,看看能否画出一张令自己满意的黄山秋季作品。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