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吉家堡被黑衣人夜袭

作者:笑傲孤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赤炎沙漠,落日的余晖挥洒大地,火红的光芒让沙漠看似在烈焰中燃烧。</p>

    沙漠中一行人骑着疲惫的骆驼缓缓向吉家堡方向走去,为首之人乃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在其身后还有三个随从。</p>

    青年名叫吉思成,为吉家堡的少堡主,之前一行人运送云雾茶前往乌兹国,待茶叶交易完成后,一行人便匆匆赶回大宋国。</p>

    看着进入大宋国的地界,一行人长长舒了一口气。如今乌兹国战乱,生意更不好做,好在云雾茶的利润丰厚,否者吉家堡老堡主说什么也不会让唯一的儿子前往乌兹国做这笔买卖。</p>

    “福伯,你的伤好些了吗?都怪我不好,不听你老的话,否者也不会惹祸上身。”吉思成有些后悔,看着福伯左臂上的刀伤,他心中有些隐隐作痛。</p>

    “不碍事,少堡主!这点伤不致命,过些时日便好了。”福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他这是安慰对方,可是隐隐之间他心中有些不安,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p>

    “但愿是我多想了。”福伯心中苦笑。</p>

    夜幕降临,一行人已经能够看到吉家堡。此时老堡主早已带着一群人等候在村外,他见儿子平安归来,脸上露出喜悦之色。</p>

    “秀儿,准备开饭吧,思成他们一定饿极了。”老堡主示意道。</p>

    秀儿正是吉家堡的老夫人,见儿子回来自然开心,于是拉着儿媳道:“新月,我们一起回屋搭把手。”</p>

    “是,母亲。”新月应道,说着扶着老夫人进屋。</p>

    随着骆驼的铜铃声越来越近,吉思成等人跳下骆驼向老堡主跑来。</p>

    “爹,你咋出来了?你的脚不好在家等我就行了。”吉思成嘴中虽如此说,可是心中却是暖暖的。</p>

    老堡主见儿子责怪,大笑道:“不碍事!不碍事。能看到你们平平安的回来,我出来迎接也是应该的。”</p>

    “阿福,你这是怎么啦?”老堡主忽然见福伯左臂扎着布条,<!-- 桌面内容中2 -->

    </div>白色的布条被血液浸透。</p>

    “老爷您不必担心,我们此行遇到几个拦路的小贼,我这是不小心着了道,只是皮外伤而已。”福伯打哈哈解释道。</p>

    老堡主知道福伯没有说实话,此时人多,他也不揭穿对方的谎言,于是接话道:“没事就好,快快回屋,我已经让人摆好酒菜,今晚我要给你们接风洗尘。”</p>

    “谢老爷!”福伯等人拱手道。</p>

    接风酒宴过后,老堡主把福伯叫至书房,福伯知道事情继续隐瞒没有意义于是如实回报。</p>

    事情发生在半月前,吉思成与福伯等人进入乌兹国地界,原本计划把云雾茶交给普陀城的商人阿修补即可返回大宋国,奈何阿修补有事前往乌兹国的王都望月城。</p>

    阿修补的管家不能做主收下云雾茶,于是吉思成等人只好在普陀城暂住下来。此时的乌兹国不少地方正有叛军起事,普陀城却是难得的一片祥和,吉思成等人看着大街上行人没有一丝战争紧张的气氛,于是一行外乡人慢慢放下心来等待。</p>

    在一行人入住普陀城第三日,阿修补从王都赶回,吉思成总算把手中的云雾茶交到对方手中。</p>

    临行前,阿修补劝说道:“几位朋友,最近我乌兹国不稳,希望你等没有重要事情还请快快离去,若不然引起一品堂的注意,会对你等不利。”</p>

    吉思成等人见对方好心提醒,于是拱手拜别。在出城之时,一个白衣女子匆匆跑到四人前面,女子面带纱巾,从其身段吉思成猜想此女定是绝美之人。</p>

    忽然此女摔倒,吉思成大喜,跳下骆驼安慰道:“姑娘为何这般急匆匆,这是崴脚了吧?”</p>

    此女点点头,吉思成继续道:“姑娘若不嫌弃,我可以让骆驼载你一程。”</p>

    此女不语,不过还是点点头答应了。</p>

    吉思成大喜,一把抱起白衣女子,然后放在驼背之上。</p>

    “少堡主,我们与这位姑娘不一定同路,如此会不会耽误了姑娘的行程?”福伯见吉思成想要英雄救美好心提醒道。</p>

    吉思成不以为意,笑道:“福伯你多虑了,我们已经把云雾茶交到阿修补手中,接下来就算在乌兹国多待几天也不碍事。”</p>

    福伯本想提醒对方乌兹国正在发生叛乱,奈何吉思成早已坐在白衣女子身后,于是他不再多言。作为一个下人,福伯的早年跟随老堡主走南闯北不知多少回,他相信这一次应该不会遇到太大的麻烦。</p>

    白衣女子坐在驼背上一言不发,吉思成只好先驱赶骆驼往城外走。一个时辰后,一行人来到一片沙柳前。</p>

    “姑娘,你看我们赶了这么久的路,就在这片柳树下歇息吧?”吉思成提议道。</p>

    白衣女子点点头,吉思成跳下骆驼接着把女子抱下。</p>

    “少堡主,这位姑娘不会是个哑巴吧?你看这一路走来她也不说一句话。”一个仆人打趣道。</p>

    “我不是哑巴,你才是哑巴!这位公子,多谢你搭救,否者小女子定会落入恶人之手,小女子无以回报,这块玉佩就送与公子了,请公子务必收下。”白衣女子说完把胸前佩戴的玉佩取下接着递至吉思成跟前。</p>

    吉思成有些犹豫,拒绝道:“女娘客气了,我与姑娘有缘,救下你更是缘分,你的玉佩我怎好收下,还请姑娘快快收回。”</p>

    “公子这是看不起小女子吗?既然公子说你我有缘,这块玉佩公子更应该收下。我们现在就此分别,说不得以后我们还会相见,若这块玉佩公子看不上以后再还我便是。”白衣女子坚持道。</p>

    “既然如此,我便暂替姑娘保管这块玉佩。”说完吉思成接过玉佩放于袖袋内。</p>

    “公子,我们就此别过!”白衣女子拱手向对方拜别。此时她哪里看起来像崴到脚,完全与正常人无异。不过吉思成不以为意,对方既然有意向他隐瞒自然有她的理由。</p>

    “姑娘,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见对方要走,吉思成忽然大声问道。</p>

    “白语嫣!”女子回道,说完也不回头,接着快速离开沙柳林。</p>

    “白语嫣姑娘,我叫吉思成,我们有缘再见。”他心中大喜对着女子大声道。</p>

    福伯见白语嫣离开,走向前来,道:“少堡主,你就这样救下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万一对方的敌人追来我们岂不是自找麻烦?”</p>

    “福伯你不都说是来路不明了,如果知道对方的身份,我或许真会顾忌对方的身份。既然救了便是救了,接下来是福是祸就看天意了。”吉思成傻傻一笑,全然没有把福伯的话放在心上。</p>

    待一行人休息了一炷香的时间,忽然一群黑衣人骑着骏马赶来,不等四人骑上骆驼,黑衣人把吉思成等人围困起来。</p>

    “是你们把白莲教的余孽救走了?”为首的黑衣男子厉声道。</p>

    “我不知道你们口中的白莲教为何教派,更不认识什么白莲教的余孽,我看几位朋友是不是认错人了?”吉思成毫不畏惧与之对峙道。</p>

    “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再问一遍,白莲教的余孽往哪逃了?”黑衣人说完把手搭在刀柄上,如吉思成等人还不如实回答,他便出手动刀了。</p>

    福伯见黑衣人要动武,心中的预感已经应验,于是小声提醒道:“少堡主小心,等会我拖住他们,你与大小宝赶紧逃走。”</p>

    吉思成点点头,福伯是他们四人中武功最高的,由他断后吉思成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可是他还是小看了这群黑衣人的武力值,武斗一触即发。黑衣人不等吉思成作答提起大刀便向吉思成砍来,吉思成提刀抵挡,接着福伯向前一步与为首的黑衣人战在一起。</p>

    “少堡主、大小宝,赶紧逃!”福伯提刀与黑衣人交战的那一刻即明白不是对方的敌手,短时间他还能抵抗,如长时间下去,他定败于黑衣人之手。</p>

    吉思成与大小宝奋力杀出重围,接着快速跳上驼背。骆驼受惊,此时不用驱赶驮着三人向赤炎沙漠深处逃去。</p>

    福伯与为首的黑衣人对战过百招,此时他双手虎口发麻,黑衣人的臂力太强,他只是勉强抵抗。见吉思成与大小宝逃走,福伯故作不敌被黑衣人震退十数步,正好他后退至骆驼旁,接着他挥刀砍退围杀而来的黑衣人,进而奋力跳上驼背。</p>

    “哟!”福伯大吼一声,骆驼领命向沙漠逃去。</p>

    “给我追!”为首的黑衣人大怒,下令道。</p>

    只见为首的黑衣人跳上骏马,接着快速向福伯追去。在沙柳边缘,沙土较为结实,福伯的骆驼很快被黑衣人追上。黑衣人大喜,立马挥刀向福伯砍去。</p>

    撕拉!</p>

    福伯的左臂忽然被黑衣人劈砍一刀,一条深深的血沟立马鲜血直流。此时福伯不敢应战,唯有不断驱赶骆驼方有一线生机。</p>

    忍着剧痛,福伯挥动皮鞭使劲驱赶骆驼。随着不断深入赤炎沙漠,骆驼的优势显现出来,黑衣人坐在骏马上看着福伯快速消失在沙漠中,只能原地发泄心中的愤怒。</p>

    ......</p>

    福伯说完,老堡主震惊了许久才缓过神来。</p>

    “阿福,这次是你命大,以后千万不能如此了。思成不懂事,你不能任由他的性子去行事。”老堡主有些不满嗔怪道。</p>

    “老堡主教训的是,阿福记住了,以后不会犯同样的错误。”</p>

    “下去吧,我累了,先歇息了。”</p>

    阿福领命离去。</p>

    吉思成酒饱饭足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只见爱妻允新月正哄着怀中的幼儿入睡。</p>

    “月儿,我们的喜儿睡了?”吉思成小声询问道。</p>

    “吉郎,喜儿已经睡了。”允新月低着头应道。</p>

    吉思成走向前去,只见爱人怀里的儿子睡的很香,此时他满身酒气靠近小家伙也浑然不知。这对夫妻分别不过月余,不过小别胜新婚,此时借着酒劲,吉思成看着爱人心中的熊熊烈火一触即燃。</p>

    深夜了整个吉家堡只有星星灯火,那是长夜灯,有灯有人,这寓意吉家堡长盛不衰。此时吉家堡的男女老少均已入睡,就连看门的狗也酣然入睡。</p>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阵冷风吹过,机警的家犬立马醒来,它们竖起耳朵,只听见五里开外有马蹄声由远及近的奔来。</p>

    汪汪汪!</p>

    犬吠声叫个不停,可是睡梦中的吉家堡男女老少却浑然不知。男人们个个喝得有些醉意,此时就算打雷他们也毫不知情。</p>

    过了不到一刻钟,只见三条土狼冲进吉家堡,不久吉家堡的犬吠声消失不见。</p>

    黑夜中,一行三十多个黑衣人来到吉家堡村前。</p>

    “看来就是这了,这些西玄国人竟让敢助白莲教对付我乌兹国,今天我们一品堂就灭他满门,杀!一个不留。”只见为首的黑衣人拔出大刀,指着吉家堡大声令道。</p>

    “杀!”</p>

    只见这行黑衣人如狼似虎,一个个大声吼叫着杀进吉家堡。</p>

    叮叮当当!</p>

    撕拉!</p>

    撕拉!</p>

    不一会儿鲜血染红了整个吉家堡,死亡让睡梦中的吉家堡人惊喜,那些有没有受伤的村里人都在奋力抵抗,此时唯有逃跑才有一线生机。</p>

    阿福冲忙跑进老堡主的房间慌张道:“老爷,不好啦,有敌袭!可能是乌兹国的人。”</p>

    老堡主被阿福惊醒,他摇摇有些昏沉的脑袋,数秒过后,大声道:“快!快救思成三口子离开!我与夫人死不足惜,他们是我吉家堡的希望,阿福你务必保证他们的安全。”</p>

    “老爷,你好生保重!”此时正值危机时刻,心中阿福只求老堡主能顺利度过此劫,说完他冲忙离开。</p>

    此时整个吉家堡火光登天,一品堂的人不想落下口舌,否者引起大宋与乌兹国的争端并非好事。</p>

    阿福匆匆来到吉思成的房间,他推门而入,见吉思成拿着佩剑,允新月紧紧抱着怀中的幼儿,二人见阿福到来,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p>

    “少堡主、少夫人,你们二人快带着小堡主往后门走,到达银月河后往南走,在十里地外有一处信阁,你们三人可以借信阁的骏马逃亡青牛镇,相信到了镇上你们就安全了。”阿福催促道。此时黑衣人就要杀进大厅,阿福做出最后的决定,既然老堡主收养了他,此时为少堡主一家三口断后他死而无憾。</p>

    “福伯和我们一起走吧!”吉思成看出对方心中所想,提议道。</p>

    “少堡主不要管我,快走!”说完福伯提起大刀对上黑衣人。</p>

    吉思成见此只好先护着母子俩往后门逃走,一路上三人经过长长的廊道,接着快速离开吉家堡。或许是吉思成回家后洗过澡,此时他身上的衣物早已换上干净的一套,为此土狼暂时无法追踪他的踪迹。</p>

    吉家堡不久化作一片火海,吉思成与允新月回头一看家园在火光之中快速化作灰烬,二人情不自禁留下眼泪。</p>

    就在二人黯然伤心之时,一条土狼寻找三人的气味找来。</p>

    不久一家三口被土狼盯上,它看着吉思成,接着仰头长吼。</p>

    “不好,黑衣人要追来了!”说着吉思成拉着允新月快速往银月河跑去。</p>

    只见土狼紧随其后,这头狼知道单打独斗不是前方青衫男子的对手,于是它保持与前方三人有一段距离。那群黑衣人听闻土狼的吼叫声立马追赶而来,吉思成见逃是逃不了了,于是对着爱妻严肃道:</p>

    “丫头,uu看书.uukanshu.com 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我来断后!”</p>

    说完吉思成往回杀去,那紧随的土狼见敌人反击立马回跑。吉思成见此对着身后的人儿大声道:“丫头还愣着作甚?快跑!”</p>

    允新月紧咬嘴唇,接着转身向河边跑去。</p>

    不久黑衣人杀到,一群人把吉思成紧紧包围。</p>

    “跑呀?怎么不跑了?你想保护你的女人吗?哈哈,今晚你们谁也逃不了,宰了他!”为首的黑衣人大声嘲笑道。此时骏马跟前的青衫男子别说武功不如他们,就算很厉害也抵抗不住三十多人的围攻。</p>

    只见刀光剑影在黑夜中绽放,不久黑夜便归于平静。</p>

    </p>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flag_zanghai-->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