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开始

作者:月上凡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带着哆啦A梦的道具做魔王   云层之上的眷恋   身为勇者却被赶出来了   芊芊仙劫   问情不修仙   精灵之王者祭典   深夜异闻   这个校长不太冷   穿越纳米之心   

    “谁是?”方谦在众多可以提问的疑问当中,问了一个他最不理解的。
    沈清雨被噎了一下:“这个我以前看过一本特别特别旧的书,里面记载了一个人的故事,那个人一生当中做了好几百件好事,但他从来不留姓名。直到后来有人知道他叫,这才把他的名字记了下来,写成了书。”
    “哦,这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的人,不知他是哪个朝代的,只可惜我未曾见过,如果我见过我定能举荐他做”
    “打住!这不是重点。”沈清雨真是搞不明白方谦脑袋里在想什么,他这是在转移话题吗:“你老实交代到底怎么进了我的闺房?怎么给我喂下了九转丹,九转丹是哪儿来的?你怎么知道我一直在发烧?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
    “我不告诉你是怕你生气,毕竟夜闯闺房这种事,的确有损你的名声。我不到万不得已,我是绝对不敢做的。”方谦道:“但我如果不这么偷偷的把九转丹喂给你,你肯定不会受我的好意。”
    沈清雨听了方谦的话,不禁想到了总是不说一声就闯她闺房的云亦和聂怀卿。
    这一对比,方谦还真是正人君子。
    “不过你放心,那日我就只是喂了你一颗药,其余的什么都没做。”
    沈清雨脸一红:“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发烧的?”
    “我知道你去云南的事,可你从云南回来之后就一直未出家门。而且沈家的店铺,山庄,一切生意都是由你三妹打理。这时,我就察觉到了不对。所以我请大姐喝了一顿酒,她就告诉我你一直在发高热。”
    “大姐!”沈清雨震惊了,原来方谦居然还找过大姐:“大姐为何从未跟我说过?”
    “我看她那是挺不高兴的,喝了特别多酒,估计是喝醉了就忘了。”方谦道。
    “这还真有可能,大姐就是个酒罐子。”沈清雨道:“那你从哪里来的九转丹,不会是花钱买的吧?我听说可贵了。”
    “当然不是买的,是皇上赏赐给我父亲的,我就偷偷的拿了出来,他到现在还不知道。”
    沈清雨一脸好笑的看着方谦:“没想到自诩公子的你,居然还会做这种事儿。”
    “是不是很有损形象?”
    “当然不是,这样才显得真实点儿,要是你太完美了,我都有点望而生畏了。”沈清雨道。
    方谦笑的开心:“若是以前,我从来不敢想我们两个会有如今光景。”
    “我也从未想过。”沈清雨道。
    方谦表情僵了一下,随即恢复如常:“你还”
    沈清雨只听了两个字,就知道他要说什么,连忙摇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准跟其他人说。”
    方谦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其实云亦是我的仇人。”沈清雨说完之后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啊?”方谦满脸的疑惑。
    “此事说来话长,而且还会把皇后牵扯进来,你且听我细细说来。”沈清雨还是决定把整件事情都告诉他,省得让他总觉得自己心里还有云亦。毕竟两个人已经成了夫妻,要坦诚一些,以后的日子才能好过。
    云亦听得目瞪口呆,听得眉头紧锁,听得哑口无言。
    “没想到莫家背面门背后居然有这么大的阴谋。”
    “是啊,其实我们一早就已经成了各种权利斗争下的牺牲品。”沈清雨叹了口气:“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想让你明白。我嫁给你不只是为了奉圣旨,也是因为我想通了。我现在不敢确定说,我不爱云亦,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以后不会再爱他。所以你也不用觉得为难。”
    “很难受吧?”方谦满眼心疼的询问:“在杭州时我就知道你有多喜欢他,云南一行却成了这样,很难受吧?”
    “很难受,当时难受的要命,所以才一直高热不退。但是我也很幸运,最起码不是在生米煮成熟饭的时候才知道的真相,一切还都有挽回的余地。”沈清雨笑道:“而且我居然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喜欢现在的局面,喜欢现在的一切。”
    沈清雨眼睛毫不避讳地看着方谦,就差说,也开始喜欢眼前的你。
    第二天,大理寺在准备完一切之后总算开始审这个案子。
    审案子的第一天没有任何进展,因为是隔太久,能拿出来的证据太少。而告御状的沈清雪至今还未苏醒,长公主又不肯配合。
    于是案子又拖了一天。
    第三日下午,沈清雪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除了脑袋有些昏沉之外,身上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就连背后的伤口也已经基本愈合,只剩下红肿一片。
    刚苏醒的沈清雪不适合上堂,于是又拖了一天。
    第四天,这桩案子总算开始审了。
    沈清雪只不过往堂上一跪,就已经引起一片民众的拥护。
    长公主如今还是自恃身份,根本就不去上堂。云亦却压根儿就不管长公主是什么身份,就直接派人把她压了上来。
    案子又省了两日,真相昭然若揭,可长公主就是不认罪。
    嘴硬的说当年这事全是郭端一人所为,与自己合干,她只不过是要招个驸马。
    郭端已死,自然没有人出来作证。就这样陷入了焦灼。
    可是第七日,长公主却突然改了口。不仅说,这件事的确是自己所为,甚至还说是皇后出的主意。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不仅是听审的百姓,就连朝中官员也为之震动。远在云南的小小莫家,居然能牵扯到后宫的两大女人。
    皇上完全不知道事情的变化,听到此事时心中五味杂陈,不知作何想法。更加好奇的是,云亦究竟用了什么方法?使长公主主动供出皇后。
    此一来,这件案子就不是那么简单能了解的了。
    太子初闻这事和自家母后有关系,也是心神一乱,跑去牢中找沈清雪。
    沈清雪也是才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我是真不知晓这件事还和皇后有关,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我也不明白。”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