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冷宫

作者:月上凡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带着哆啦A梦的道具做魔王   云层之上的眷恋   身为勇者却被赶出来了   芊芊仙劫   问情不修仙   精灵之王者祭典   深夜异闻   这个校长不太冷   穿越纳米之心   

    宰相为首的一干大臣,自然觉得这样不公平,纷纷上奏请皇上收回成命。
    可是皇上一句话压下来:“这件事皇后已然牵扯进去,太子又如何做到不寻私?宰相你说呢?”
    此言一出,重大臣皆是沉默。皇上头疼不愿多管此事,那就只能把这件事交给自己的儿子,可眼下能堪大用的儿子只有大皇子和太子。
    而皇后又是太子亲母,不论怎么做都会背上一个不仁不孝的罪名。仔细想想,这件事情交给大皇子反而是最好的。
    可是大皇子一定会利用这次机会,狠狠地打压皇后和太子。
    这真所谓是进退两难,就连宰相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静观其变。
    沈清雨这几日一直躲在宰相府自己的院子里不出来,因为整件事情都是因沈家而起,她身为沈家人,整个宰相府都是她为仇敌。
    她也不是怕,主要是不想惹事,而且应付那些人真的是很麻烦。
    所以她直接装病,连请安都给推了。如果前去请安的话,就婆婆那张嘴,还有家里其他人的那些嘴,都能把她编排死。
    当然,这还是方谦先给她出的主意。
    按方谦的意思是,他每天都要上早朝,还有许多公事要做,没办法时时在家陪着她,怕她受委屈,倒不如让她直接在沈家先住着。直接住到事情结束了,再在宰相府住上两日,就搬到外面去。
    可是她觉得嫁都嫁了,如果总是在娘家住着着实有些不妥,而且还会烙下更多话柄。于是她非常强硬的搬回了宰相府。
    然后方谦就教她,不如装病,这样也可整日在房内躲清静,不用出去看那些糟心人,听那些糟心话。
    沈清雨觉得此计甚可,只是装病不太好,倒不如真病。
    于是,沈清雨背着方谦洗了个冷水澡,又在外面吹了好大一会儿的风,最后还直接抱着冰块坐在那儿不动,待了好一会儿。
    这下子真的把自己折腾成了风寒,于是乎她拿了很多药,整个院子里都是药味儿。这下的府里的人真的相信她是真病了,不是装病。
    第六日,云亦大手一挥下了定论。
    长公主为招驸马,草菅人命,灭人满门,仗着侯权欺压百姓,下令当街斩首示众,但因念其身为长公主,有损皇家颜面。所以,一杯毒酒,三尺白绫可二选一,自行了断。
    皇后所作所为有损仁爱贤德之名,但念及多年来管理后宫有公无过,故褫夺封号,贬为妃,打入冷宫,终身不得踏出冷宫半步。
    长公主和皇后怎么都没料到,自己这一生享尽荣华富贵,居于高位,甚至可以胡作非为。老了老了,却因为小小的一个莫家灭门之事,落得如此田地。
    尽管心中有再多不服,尽管朝中有许多大臣求情,可事情的百姓却对此非常满意,认为皇上果真是秉公办事,全权为百姓着想,理应被称为好皇上。
    沈清雪前前后后在牢里关了十几日,终于被放了出来。出来的时候她一身轻松,即便牢中数日,不管是头发还是衣服都有些乱糟糟的,可一看就感觉压在她心底的那块大石头总算是挪开了,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沈清雨,方谦和沈家众人前来接她回家。沈清雪四下打量了一番,没有看见太子,忍了半路还是没忍住开口问:“太子他”
    “他现在估计正在和大皇子反目。”沈清风道:“我在出宫的路上看见了他,整个脸色都非常黑。他貌似在皇上房前跪了整整一夜,可皇上都没召见他。”
    “哎,皇后当年是何等风光。更何况还有宰相撑腰,宰相又是百官之首,连皇上都忌惮他几分。谁也没想到形势逆转,一个不在皇宫长大,在乡野间摸爬滚打十几年的皇子,就这么把她给绊倒了。”沈清雪道。
    “说到底还是大皇子深受皇帝宠爱。”沈清雨道:“而他本来就是个有野心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那个位置?”
    沈清雨直到与他反目成仇,直到与他分开,她才看清楚,这个男人有野心。
    而且是野心勃勃,又善于隐忍。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甘于平淡?怎么可能会和她隐居山野?
    所以呀,说到底他们两个本来就不是一路人,本来就不合适。只是当时被那所谓的爱情迷昏了眼,她宁愿去相信眼前这个人真的会为了她放弃一切。
    可当抽身离开时,她才能看清整个局面。云亦从来没有想过放弃那个皇位,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能和她隐居山林。
    “大姐,禁军这个差事你不能再做了。”沈清雨道。
    “我自然知晓,早在五日之前我就递了辞呈,今日也是皇上批下来的日子,所以我才会进宫。”沈清风道:“你们可也莫要太小看了我,我也是会进步的,我可不是有勇无谋之辈。”
    沈清雨和沈清雪听了这话都是笑,沈清月三个小孩子也是露出轻松的笑容。
    “那皇上可有为难你?”沈清雪问。
    沈清雨摇头:“他只是连到了几句可惜。”
    “确实可惜,你本来是他安排在禁军里的棋子,希望你能为云亦所用。可现在我嫁给了方谦,而方谦自然是太子一党。如果你还在禁军里面当然要值,那禁军恐怕就不能为云亦所用了。”
    “所以就算我不递辞呈,皇上也会免了我的职。”沈清风道。
    “对,而你恰好递了辞呈,也算是正好合了皇上的心意。”沈清雪道。
    “哦~果然人心还是复杂的,我是刚想到这一层。”沈清风道:“不过这下子好了,我算是闲下来了,以后有的是时间好好管教你们三个小兔崽子了。尤其是顾圆衡,你小子不是要参军吗?那可得好好的跟着我练武。”
    顾圆衡重重的点头。
    “对了,三妹,家中还有一个惊喜等着你,你可千万不要太惊讶。”沈清雨道。
    “说的这般神秘,到底是什么惊喜?”沈清雪问。
    “三姐,是个大惊喜哦!”沈清月在一旁添油加醋。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