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目光毒辣的万红仰

作者:岐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出名太快怎么办   电影世界修仙传   重生之都市邪仙   废少重生归来   我有美丽系统   重生那些年   重生之财气冲天   万界最强老公   我真没想入赘   

    卢队听说黎局旁边的青年是个律师,微微一怔,因为根据相关程序,在嫌犯审讯期间,律师是不能与当事人见面的,而黎局既然能带杨东的律师过来,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卢队长,我们能理解你们对于维护治安和破案心切的想法与决心,但我最起码得保证,我的当事人能够享有基本人权吧!”屋里的年轻律师笑着开口。
    而杨东听见几人的对话,也不禁蹙眉,他实在想不通,谁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帮他。
    “黎局,你看这事?”卢队心中清楚,黎局既然能够带着律师过来,肯定对于这件案子也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根本没理会律师的官话,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黎局。
    “既然嫌疑人已经确定了,就把主要精力放在追捕上,至于杨东,走正常程序,该治病治病,该羁押羁押!”黎局并未偏袒的回应道。
    “我懂了,我这就去办手续。”卢队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怎么样,没遭罪吧?”黎局等卢队走了之后,笑着向杨东问道。
    “我能抽支烟吗?伤口太疼了!”杨东戴着手铐,指了一下黎局手边的烟盒。
    “可以。”黎局听见这话,笑着从沙发上起身,把一支烟塞进了他嘴里,抬手帮他点燃:“我跟红歌集团的万总私交不错,他打过电话,让我帮忙照顾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提!”
    “黎局,昨晚的凶杀案与我无关,我是被冤枉的!”杨东知道对方的来路以后,毫不犹豫的开口道。
    “你放心,警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你交待的情况,我们会调查清楚的,最近几天,什么都别想,先养伤!”黎局拍了拍杨东的胳膊,笑容和蔼的点了点头。
    “谢谢!”杨东叼着烟,点了点头。
    ……
    朱勇顺在前一晚的殴打,导致杨东刚刚缝合不久的刀口,已经再度有了崩裂的迹象,所以他在重新被签署刑拘手续以后,就被再度送往了公安医院进行治疗,而且在当天晚上,又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手术。
    杨东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由于他此刻仍旧与朱勇顺的案子有关,所以任何人都不能与他见面,他也在护工的照顾下,在医院一住就是两天,但是这两天时间里,杨东该吃吃该喝喝,心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因为他心里清楚,凭万红仰那种人,是绝对不会平白无故向他伸手的。
    果然,在第三天上午的时候,杨东的病房就被推开,随后之前在大案队见过的那个律师,带着万红仰和老卡,一起走进了杨东的病房里。
    “杨先生,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红歌集团……”律师进门之后,就向杨东介绍起了万红仰的身份。
    “不用,我认识!”杨东没等律师把话说完,就将他的话打断,随后笑呵呵的看向了万红仰:“万哥,您怎么还到医院来了呢?”
    “听说你伤了,所以来看看,原本我之前就想过来,不过听说你的身体状况不怎么稳定,所以才一直拖到了现在。”万红仰温和一笑,语气和蔼的回应道。
    “哗啦!”
    杨东听见这话,比划了一下自己被铐在床头的手腕,还有扎着输液针的手臂:“万哥,我不太方便,就不招呼你了!”
    “我是来看你的,你不用忙了!”万红仰爽朗一笑,坐在了病床边的一把椅子上:“怎么样,恢复的还行吗?”
    “没事,人在江湖飘,挨一枪还能咋的!”杨东一脸痞相,压根没当回事的想要摆手,但是又引得手铐一阵响动。
    “小东,这屋里没外人,咱们俩聊聊啊?”万红仰被杨东毛躁的样子再度逗笑,语气平和的开口。
    “万哥,我知道这次朱勇顺死的事,闹得不小,如果没有你,我肯定就完犊子了,你是我的恩人,有啥事,你直接吩咐就行!”杨东大大咧咧的摆摆手,随后舔了一下嘴唇:“这几天给我憋得够呛,给根烟抽呗?”
    “哈哈!一会我打个招呼,以后想吃什么,想喝什么,你都随便!”万红仰点点头,一边的律师也掏出兜里的中华,插在了杨东嘴里一支,帮他点燃。
    “朱勇顺,死在了巩辉手里?”万红仰摆手扇了扇飘到面前的烟雾,杨东问道。
    “对,这是不少人都看见了,但是辉哥动枪的时候,我真没在屋里!不过我跟你说实话,其实这次朱勇顺的事,就算辉哥不动他,我也准备收拾他了!”杨东毫不犹豫的点头。
    “巩辉杀朱勇顺,是为了帮你拿下酒水市场吧。”万红仰面无表情的再问。
    “万哥,你这话是啥意思,你该不是被警察派来套我话的吧?辉哥为啥动朱勇顺,我真不知道,因为当时我没在屋!”杨东看着万红仰,眨巴着眼睛问道。
    “呵呵,你这个小崽子,心眼儿还挺多的呢!”万红仰笑着斜了杨东一眼:“这次朱勇顺的案子,不仅是命案,而且还涉枪,我如果不帮你说话,你觉得自己不遭点罪,能从大案队走吗?我要是真想坑你,又何必绕个圈子救你呢!”
    “万哥,你这话,让我很难相信啊,毕竟当初辉哥我们求你收留的时候,你可没拿我们当回事,我咋就不信,你能这么好心呢?”杨东十分警惕的问道。
    “哈哈,你要是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万红仰再度一笑,话语一转道:“当初大辉来沈y,我不收留他,是因为在照顾他的面子,但不管怎么说,巩辉都是我的朋友,如果我早知道你在做啤酒生意,帮忙打个招呼的话,你们也不会走到这一步,我向你打听大辉的情况,只是想帮他,既然你不说,我倒是也无所谓,不过大辉既然出事了,我总不能看着你们沦落在沈y没人管,我帮你,确实不是因为咱们俩有交情,而是我在还巩辉的人情,懂了吧。”
    “万哥,这事不是我故意想瞒着你,但是辉哥去哪了,我真不知道!”杨东面色为难的回应道。
    “嗯,我清楚,大辉既然帮了你,那么不告诉你去向,也是不想拖累你,这也在情理之中!”万红仰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不过现在巩辉已经不在沈y了,你接下来想要干点什么,想好了吗?”
    “我能干啥,继续卖啤酒呗,之前朱勇顺活着的时候,总给我添乱,现在他死了,我也就舒服了!”杨东不假思索的开口。
    “也对,做生意嘛,就该脚踏实地。”万红仰点了点头:“最近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在医院养伤吧,案子那边,我会让律师帮你处理,同时也会打招呼,帮你疏通一下关系。”
    “万哥!你要是真想帮忙,顺便帮我把罗俊卿那个案子也办一下呗,他打死大彪,真的是正当防卫!”杨东蹬鼻子上脸的插嘴道。
    “放心,这些是我心里有数,这次大辉来沈y,我没帮上他的忙,心中始终有愧,现在他下落不明,这个情我既然还不给他,那就尽量让你们这群跟他一起出来的小家伙们,少遭点罪!”万红仰点点头。
    “辉哥,我现在就是铐着呢,要不然我说啥都得给你磕一个,真的!如果你真能帮我这个忙,等你啥时候有需要,我马上就脱裤子对你撅着!”杨东呲牙一笑:“如果没有你的话,我这次都做好蹲笆篱子的准备了!”
    “哈哈,别多想了,好好养伤吧!”万红仰看了一下腕表,随后拍了拍杨东的胳膊:“小东,我公司那边还有个会议,现在就得赶回去了,有时间的话,我再来看你,还有,医院这边,我已经跟黄主任打好招呼了,有什么需要,你可以跟他提!”
    “万哥,啥也不说了!你确实讲究!”杨东用铐在床头的手掌,对万红仰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好好养伤。”万红仰语罢,就从椅子上起身,在老卡和律师的陪同下,迈步出门。
    “万哥,我手铐着呢,就不送你了昂!”杨东躺在床上,嗷嗷喊了一句。
    “咣当!”
    杨东语罢,万红仰已经出门,律师也随后帮忙关上了房门。
    “唾!”
    等房间只剩杨东自己之后,他探头把嘴里叼着的烟头往地上一吐,脸上那种小痞子的表情也随即收敛了起来,目光阴沉的陷入了沉思,今天万红仰过来,跟杨东聊了半天,但是却一句有营养的话都没说,这一点,倒是让杨东颇为意外。
    ……
    医院楼下,万红仰跟律师道别后,就跟老卡一起坐进了宾利添越车内,同时在车内的恒温箱里取出了一支雪茄,剪掉头部之后,用煤油火机轻轻熏烤着:“你觉得杨东这个人,怎么样?”
    “之前没接触过,不好说。”老卡将车启动,行驶上路后,想了想又补充道:“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个纯粹地痞出身的愣头青,看起来,有些小心思,但好像没什么脑子!我觉得,他的智商想跟赵磊和史一刚玩儿,有点白扯!”
    “你就没觉得,他是在装疯卖傻吗?”万红仰拿起雪茄嘬了一口,随即吐出了一口浓雾,眼神睿智的开口道:“前一天晚上,杨东那个叫罗俊卿的手下,刚杀了大彪,第二天晚上,巩辉又除掉了朱勇顺,这两件事,杨东都是参与者,可是你看他刚刚的神色,似乎并没有多少恐惧,至少目光很沉稳,虽然他表现得很像一个生荒子,可是他刚刚给我的感觉,很浮夸,像是故意演出来的!而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我对他放松警惕,想给我留下一个最直观,也最简单的第一印象!不是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