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复古之念

作者:语系石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出名太快怎么办   电影世界修仙传   重生之都市邪仙   废少重生归来   我有美丽系统   重生那些年   重生之财气冲天   万界最强老公   我真没想入赘   

    云不悔现在对那个所谓的古风已经不再信任了。也正因为如此,这才来找着徐成。可是对于徐成,他也并不是百分百的相信。最好的办法就是带着徐成和自己一起去。云不悔相信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对方很难耍出什么花样。
    一个多小时之后,众人便来到东城外的老学究门前。走过去轻轻的扣了扣门,只是声音传进去之后,竟然一个回答的都没有。
    “不要白费力气了,那老学究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傻子。想要让他主动出来给咱们开门不可能。”
    看得出徐成是真的不想过来,要不是云不悔硬要把对方拉出来,恐怕对方直接就会派一个小厮,把云不悔他们带过来也就算是了事了。不过云不悔可不在乎徐成心中想的是什么。
    先不说这徐成年幼的时候,就经常和宝珊兄妹作对。就是现在他也是站在这姐弟二人的对立面,所以这种让敌人帮忙的感觉,云不悔觉得那是相当的舒爽。当然云不悔相信徐成也对自己等人好奇,他也是想了解自己,就越可以帮得上自己的忙。
    徐成无语的挥了挥手,手下人连忙过来,三下五除二把眼前的这门给打开。如此一来,便可以正式走进去了。只是和众人一起过来的那个小个子古风脸色多少?有些不是特别舒服。
    要知道在研究古魔这一块,他说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而云不悔,却是弃近而求远,自然让他觉得自己被小窥了。云不悔,表面不作声色,但是暗地里,却是观察着古风的这个小动作。之后又不做声张的走了进去,并且让古风在外面守着。
    出人意料的是云不悔,他们几个进到里面之后。找到了那个所谓的老学究,不过对方的确是变成了一个吃傻之人。云不悔,对徐成说自己有办法让他恢复。便让所有人全都在外面等候,只有他自己和老学究,两个人在里面硬生生的,待了两个多小时。
    等云不悔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众人无法判断他的脸色是忧还是喜。中途的时候,徐成询问,云不悔,也只是摆了摆手,并没有回答。不过即使是如此快回去的时候,徐成还是从云不悔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原来那个老学究终于被云不悔给治好了,不过想要让他灵智完全恢复,恐怕还需要等到明天才可以。
    把徐成送走之后,云不悔,把古风叫了过来:“今天晚上给我准备一个马车,我要再来这里一趟。那老学究的灵智,今天晚上就可以恢复,而且为他治病之时,我发现每次说起杀人狂魔的时候,他都有异样,恐怕他对这个杀人狂魔有所了解。”
    古风听闻这话之后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老傻子竟然真的能知道。点了点头便应声离去,准备给云不悔秘密的弄过来一台马车,以备晚上使用。
    不过刚刚吃过下午饭,这古风就消失不见了,说是回去办一些事情,云不悔也没有细问。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老学究的房门被打开。一个黑衣人从外面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这人浑身上下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就连脸上都蒙着一个黑面巾。小心翼翼朝着里面行走之时,没有发生一丁点的声响。外屋里面没有人,这黑衣人便悄悄地朝着里面走。将里屋的门帘挑开,随后走了进去。天色已经发暗,屋子里又没长灯,看上去黑漆漆的。不过依稀的能够见到那床上有个黑影躺在那里,黑衣人小心翼翼的走到床旁。随手拿出一把刀,照着床上的这个身影呼呼连续刺了十几刀。
    也许是一开始有些紧张,并没有发觉什么。可是十几刀之后,他感觉到有些不对。猛的把盖在这个人身上的棉被去掉,结果让他惊讶的是原来躺在床上的竟然是一个草人。
    见到这一幕他吓了一跳,知道自己上当了,转身就要走。可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的灯亮了。等到回头望去的时候,见到站在自己身后的正是云不悔等几人。
    “已经为你布置了天罗地网,你跑不掉的。”
    云不悔淡定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这个人如此稳操胜券的说道。
    “就凭你们几个,真的以为我会怕你们。”这人虽然脸上蒙着一个黑金,但是话语说出之时明显已经带着杀意。云不悔几个人,哪怕是把他抓了一个正着又如何,毕竟对方的修为在那里摆着,他可不怕。若是动起手来,他有把握准,瞬之间就把云不悔他们全都干掉。
    然而就在他正准备狂下杀手之时,一个长得像黑塔一样的大高个子,一闪身走了出来,随后挡在云不悔身前:“想打我家公子,先过我这关。”
    借助屋子里的灯光,那黑衣人看的仔细。这个大高个子长得可是相当的威猛,身材高大壮硕,一头黄色的卷发。在他咆哮愤怒之时,似乎就连头顶上的卷发都跟着发出愤怒的嘶吼。
    长相恐怖这是一方面,最让那黑衣人忌惮的是这人的修为,竟然和自己不相上下。如此高修为的一个人,是怎么出现在云不悔身旁的,他为什么一无所知?他觉得自己这实在是太失策了。
    “古风将军将你的面纱摘下去吧,这个时候隐瞒还有何意义?”
    那黑衣人听完这话之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伸手摘掉自己脸上的面纱,露出了自己的真容,可不正是古风。
    “古风将军我很是好奇,以你的身份地位按道理说,完全没有必要做这种杀人的事情。你这样冒着天下大不韪,究竟所谓何事?也怪不得你们符文国这么长时间也没找到真正的凶手,那是因为这凶手就是追查者的头领。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查到自己的身上?”
    那古风听到这话,脸色猛的一变,随后紧紧的瞪着云不悔:“要杀这老学究我承认,那是因为我和他有私仇。可是我杀他和那什么杀人狂魔没有半点关系,你可不要随随便便往我身上扣帽子。我记得当日法场的时候你曾经说过,想要定罪的话,首先你得拿出证据。”
    “有几次杀人狂魔作案的时候我都和手下的兄弟在一起,这一点你一问多少人都知道。所以说我没有这个作案的时间,也不可能是他真正的杀人狂魔。”
    看着对方激动的样子云不悔,在那里耸耸肩:“本来我以为你会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揽在自己身上,要真是这样的话,我还有点难办。不过既然你不认罪,那反而是更好。因为这可以让我更加快速的找到那幕后真正的凶手,而你也在责难逃。”
    “这两天我把你送过来的每一个案宗,全都仔细的翻阅了一下。这些案件大多数都是你经手处理的,可是在记录文案的时候,有很多的地方都是模糊不清。尤为关键所在更是一笔带过,我记得有一个叫秀清的女孩。在你给我的文案之中,只是写着这个人死亡之时,脸上流露出惊恐,似乎是遇到什么特殊的惊吓。”
    “然而我在城卫府的案宗那里,却是得到了另外一番不同的言论。甚至就连死者的状态,都是大不相同,由此可知,你是故意替凶手在遮掩什么?既然故意替凶手遮掩,那么必然你认识这个凶手是谁?而且甘愿冒这么大的险,也要替他处理好所有后顾之忧。可想而知,这人应该是你相当亲近的人。”
    “同时我对你的资料也调查了一下,你这人天生双亲无缘,在你六七岁的时候,父母匆匆离世,只有一个大你三岁的哥哥照顾着你。之后你们遇到了你们的师傅,你兄弟二人同时拜入他的门下,可是说来也怪,你的那位哥哥做事情极为低调和谨慎,不愿意出头露面,以至于在人前很少有人知道你还有一个哥哥。”
    “住口,不许你提我的哥哥,这件事情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这件事情是我一人所为。我就是那个杀人狂魔,少废话,杀了我,把我送到宰辅那里定罪。你们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你们可以从这里滚蛋离开了。”
    就在古风正在这里咆哮的时候,徐成和当日的那个宰辅一同出现在这里。这个宰辅是文职,相当于丞相。官职之大,可见一斑。本来云不悔是想一开始就通知他们的,只是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
    所以直至这古风出现之后,确定与别人无关之时云不悔这才发出的通知。至于这个黄毛的大高个,正是当日在火怒国大王子拿出来的那个凶悍的奴隶。脱险之后云不悔多次询问过他,不过这人却是不愿意离开。
    第一是不知道该到哪里去,这么多年浑浑噩噩,一直都是以奴隶的身份被饲养。最关键的一点是,恢复了灵智之后,他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被别人利用。以前是如此,后来自己被别人卖成奴隶,彻底控制住自己的灵智,之后更是如此。
    难得的是,云不悔,非但不想利用他,而且还要还他自由。本能的他就觉得云不悔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留下来之后让云不悔,给他改了一个名字。以前的名字都属于奴隶的,他不喜欢。
    实际上见到他的这个造型,云不悔,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一个经典人物。金毛狮王谢逊,不得不说,这大个子和金毛狮王谢逊真就有那么几分相像,都是卷发黄毛。而且武艺超群。
    所以云不悔想了一下之后,干脆就让他延续这个名字。当时这大高个听说自己不仅有了真正的名字,而且就连称呼都有了。尤其是这个所谓的金毛狮王,可是让他兴奋了好久。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云不悔的纳灵界里面苦修。直到今天,云不悔用上它的时候,才把他给叫出来。
    云不悔今天来到这里,就是故意布一个局。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