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救人换诀 第三节

作者:足球之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此时那妇人见罢也是明白,立时又是恭敬之间对着他,又是在此时自己目光凝聚之下,不敢有任何欺瞒的意思写出,恭敬言道:“不敢欺瞒大人,只是原因有二,这其一,这公羊老儿深有暗疾,这些年来恐怕时日无多。。。。。。。。。。。。”
    此言说到这,也是合着此时的众人轻松心情一般,面色稍稍一缓之后,又是对着此时依然继续聆听的郝运石,又是再次言道:“这其二,他们家那祖上那法子,好像不得其他上仙大人赏识,事故。。。。。。。。事故。。。。。。。。。。”
    此言说到这又是断了下来,吞吞吐吐之间有些说不下去话语的,双目目光胆怯的放出,瞧向此时的郝运石过来。
    顿时间,也是让此时观瞧众人见罢,又都是“呼”的声声之中低头喘着粗气不敢再看。
    又仿佛被此时的环境气氛压力压制之下,萎缩身体再次低头之间,不敢抬头的躬身下拜。
    “讲!”
    郝运石见罢便是在一声讲之间,对着她就是目光冲出,又是轻轻一扫之间的瞧了过去之下,也是让此时的四周围环境气氛一扬之间,稍稍一松的让此时的众人心中渐渐缓和,再次不敢抬头的继续聆听。
    此时那妇人见罢,便是一缓此时压抑心情又是对着他言道:“公羊老儿条件就是救他一命,事故无上仙答应,今日估计旧病复发,想是回家中去了。”
    此言说完,便是随声之间,不敢抬头的随着此时的四周围众人躬身姿势写出,对着郝运石声音落下之间,随声的拜了下去。
    一时间,也是让众人又都是不敢抬头的,在此时无声之间对着郝运石恭敬异常。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明白了所有,就是对着她又是问道:“抬起头来,那公羊老儿现在何处居住。”
    此言说完,便是寻声之间,朝着此时的那妇人眼光低视的就是瞧了过去。
    一时间,此时四周围环境气氛稍稍一松之间,让此时观瞧众人心中再次一松之下恢复平常。
    此时那妇人听罢,便是对着他稍稍抬起头来之间,右手伸出的虚空一指此时环境的右侧的一处方向,就是对着郝运石讲解了一番,再也不敢抬头的无声之下躬身静候。
    也是使得此时的四周围环境众人,在她这一躬身拜服下去之后,皆是拜服一般,崇敬异常不敢抬头的对着此时的郝运石,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之心之间,又都是“噗通”声声阵阵之下,跪倒在地无语无声低头附地一般的,颤颤巍巍了起来,
    此时所有众人可以说是恐惧崇敬异常!
    此时郝运石在听罢她的解释之后,自己神魂一拧就是明白,那公羊老儿的住所位置,连忙身形一闪,在众人毫无所觉之间,身影消散一般,消失在了那公羊老儿的无人摊前,消失无踪而去。
    而此时再瞧那妇人时候,便是在一个呼吸之间再次抬头之下,就是有些发呆一般,傻傻的呆愣了当场惊异崇敬异常。
    也是使得,此时场中气氛一杨之间,恢复平常的让此时的四周围环境气氛一提之下,众人在压力已去之时,皆都是“呼”了一口气出来之间,纷纷起身爬起,缓缓地放松了下来,恢复到了此时环境的平常状态。
    一时间,再瞧此时的场中的情况时候,就是四周围环境,又是声声四起之间嘈杂而起,恢复到了它原来的样貌而去之下,
    嘈杂平常!
    时间极速划过,《本源世界》五分之一刻时间,瞬间即过。
    此时集市的右侧拐角一处破旧不堪的小院落!
    此时再见那小院落之中唯一一处大堂之内,木床之前五尺距离!
    “呼”的一声劲风轻轻扬起,便是在此时闪出了一条雄霸的身影出来,朝着床榻之上的斜躺晕迷不醒的一位八旬老翁瞧了过去。
    闻声识人,此时到来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郝运石!
    也就在此时,又是“呼”的一声劲风轻轻响动之间,就是在郝运石身旁五尺距离虚空之中,闪出一条九、十岁孩童身影出来虚空而立之间,面对那晕迷不醒的老翁,探知了出去。
    闻影识人,此时那孩童,不是别人,正是混沌是也!
    此时那晕迷的八旬老翁,自然是公羊老儿了!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再见此时二人都是目光收回之间,面对面交流了一个信息,想是此时的二人,都是明白了,此时那公羊老儿的病症一般,互相的脑识海交流之下,就是两个字写出。
    此时再瞧了那个字时候不是别的。
    正是《穴道》两字!
    原来,此时的公羊老儿体内诀窍厚重博大,比之一般修玄者可是大出一倍以上距离,虽然大出一倍以上,但是却是紊乱异常。
    不仅如此,诀窍宽大之下别说催动玄气了,就是平时走动,都可能要喘息的呼吸大口。
    公羊老儿如此模样,可以说是已经差到了一个极致的地步,虽然他此时的诀窍毫无破裂,但却是诀窍之内,玄气留存的干枯异常。
    也就是说,公羊老儿此时的体内诀窍,根本就是再也不能凝练一般,进行下面,修玄修炼了。
    别说修玄了,就是正常生活,估计都有些困难。
    简单说来,就是平衡被打破无法再修炼了!
    而此时再瞧那公羊老儿的境界时候,竟是毫无差别的锻体十一层巅峰境界写出,微微之间虚弱不堪。
    如此情况,也只有用穴道沟通他的经脉,稳住他此时的诀窍伤害,再在穴道经脉的滋润之下破掉现有境界,重新从锻体一层修炼才可保住一命。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二人这才明白过来,郝运石朝着混沌瞧了一眼,便是左手冲出,朝着床榻之上的公羊老儿轻轻一挥瞬间收回的双目目光聚焦一般,对着此时的床榻之上的公羊老儿无声的静候等待它醒来。
    而此时混沌探知郝运石动作之后,也是明白之间的身影在郝运石左手伸出之时,在郝运石的左手挥动的同时,自己的身影一暗的身影消失一般,消失在了此时的空间之内,隐入到了郝运石脑识海之中而去。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醒来!醒来。。。。。。。。。”一声郝运石的低声呼唤而出,便是断了此时的场中宁静一般,唱响了出来,此时再见那床榻之上的公羊老儿时候,也是在低声呼唤之下,缓缓之间张开了双眼出来。
    公羊老儿在此时醒了!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听此时,“咯嘣”的几声响过之后,那公羊老儿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肉身,仔细观察了自己的现在所有情况起来。
    也就在此时,又是一声:“我的境界!”一声惊呼出来,就是惊异一般有些呆愣的神色写出于此时他那张刚刚大病初愈,瞬间从苍老转变为年轻化的四旬年纪中年人脸庞之上,震惊当中做起于此时自己的床榻之上,
    愣在了当场之上!
    一时间,也是随着他的楞呆,使得此时的大堂之内空间气氛一静之下,又是缓缓地寂静异常。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就听一声:“好了!不要发愣了。”长吟之声,又是打断了此时的,整个大堂之内的宁静一般唱响了出来,也是使得此时那公羊老儿听罢,猛然之间回归神来,朝着发声之处双目聚焦一般,瞧了过来。
    再见此时场中情况时候,公羊老儿床榻前端一丈距离之上的,五尺距离虚空之上,一条雄霸身影显现而出,双目目光聚焦一般正瞧着此时的公羊老儿而去。
    而此时,再瞧发声之人时候,不是别人,正是郝运石。
    还能有谁!
    此时公羊老儿见罢,立时起身爬起,便是对着此时的虚空站立的郝运石,就是躬身大礼参拜之下恭敬言道:“多谢上师,救命之恩,我公羊信,在此拜谢了!”
    此言说完,便是不敢抬头一般的低头之间,无语无声的参拜了下去。
    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目光轻轻一收之间柔和写出,对着他沉声言道:“好了!抬起头来,我与你有话讲!”
    此言说完,便是柔和目光之间,在自己的余音落下之时,瞧向了此时的公孙信而去。
    此时公羊信听罢,这才缓缓之间,恭敬有加的向着此时的虚空之中的郝运石,目光凝聚的瞧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对着他继续一般又是言道:“公羊信,你且听我对你,慢慢道来!”此言说完,便是对着他在他的目光凝聚之中,将刚才的事件原原本本的和盘托出,又是在此时对着他讲解了一番《穴道》修玄之道路种种的修炼之法。
    一时间,随着此时郝运石的讲解,公羊信的凝神静听,便是使得此时的大堂之内,气氛沉稳之中循序渐进。
    良久良久,《本源世界》一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郝运石讲解完毕之下,公羊信这才在惊悟之中,对着郝运石再次拜谢而下言道:“多谢上师,传艺之恩。”此言说完,便是有是对着郝运石大礼参拜而下。
    郝运石此时见罢,那里还让他再拜下去,就是神魂一拧之间不做分毫动作,就是让此时的公羊信再也拜不下去的对着他再次问道:“好了!不要拜了,你是因何如此。”
    此言说完,便是身形虚空盘坐目光炯炯的朝着他再次瞧了过去。
    此时公羊信听罢,便是对着他恭敬一般的言道:“上师且听我,慢慢道来!”此言说完,便是对着郝运石,娓娓之言的说出来。
    原来这公羊信祖上,并不是这钟山神本界的修玄者,而是外来的修玄者。
    也就是说,公羊信祖上,并不是钟山小神界之内,钟山小神界规则所化生成的原始生命修炼而成的修玄者。
    由于来到这钟山神界以后境界无法提升,又是寿命快到了终点,便是在钟山神界的之内,开枝散叶一般做了起了凡俗传承百代。
    哪知情况却是截然相反,公羊家族好象受这个钟山神界意志排斥一般,一百代之后,都是死的不能再死,仅剩公羊信一个修玄者而已。
    于是间,公羊信在幼年修炼家族祖传的修玄之功法时候,在没有家族长者前提之下修玄无人指导一般的狠练**。
    你还别说他这一修炼,还真是在同境界之内无人能胜他。
    可是情况是如此,但是你锻体境界之后,不是还有一个聚气境不。
    你诀窍这么大,那你就是需要多少的玄气给你破。
    虽然是一开始时候进境神速,可是到了后来,伤病越来越大,想是弥补,估计那是痴人说梦了。
    不仅如此,你一辈子破不了聚气境界的那层隔膜,那么你的生命力,随着年岁的增张,越来越弱之下,还能满足你庞大的诀窍。
    所以说他这么一搞不死才怪!
    良久良久,《本源世界》又是一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公羊信讲完,郝运石听罢之间,便是对着他又是目光凝聚再次言道:“好了!公羊信,你家传《炼制之法》拿出来吧!”
    此言说完,便是微微平静脸色写出于于此时的自己的脸上,又是对着此时的公羊信,双目平静眼光冒出的瞧了过去。
    此时公羊信听罢哪还敢怠慢,便是右手伸出在自己的紧身内衣之中,掏出一封《玉简》,双手呈上一般,朝着此时的郝运石位置就是递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见罢,神魂一拧之间,便是瞬间将此时的整个《玉简》内容,过目不忘一般瞧的清楚明白之后,又是在此时自己的《神元力》轻轻一动收取了那《玉简》时候,
    身形一暗的飘忽之间,对着此时还在低头的公羊信就是言了一声:“公羊信,我传你之功法,已经引入你脑中,日后你境界提升自会明白,只有一点,从此之后消声灭迹的离开此地去吧。”
    此言说完之间,就是身形飘忽之间,消散一般消失在了此时的公羊信的大堂空间之内,消失无踪而去。
    而此时再瞧公羊信时候,便是无声之间,再次抬头打量自己的屋舍空间时候,想要寻找上师踪迹,那里还有影子出现一般惊呆异常。
    一时间,随着郝运石的离开,公羊信的再一次发愣,就是让此时的整个大堂静寂之中,缓缓地平静如常。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