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倦鸟归巢

作者:小黑的榴莲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凌晨五点左右,一些晨练的人们已经早起,天光也已经大亮。
    只不过,专案组租住的酒店里,此时却万籁俱寂,好像空无一人。
    越是在最攻坚的时刻 ,战士们的精力越是要保持饱满,此刻,距离换班也刚刚过去不到两小时,大多数一线的干警们正全力休息之中。
    对,全力的休息!
    刑侦稽查,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计划外的情况,谁规定犯罪分子会在你工作的时候发难,你休息时他们也休息?
    常年被一线工作折磨的这些人民的卫士,早就磨练出一种只要有机会,就要尽力补充睡眠,调整状态的习惯。
    也许,就在你精疲力竭,刚刚松懈五分钟的时候,战斗就已经打响了。
    “哗啦!”
    随着一阵钥匙声音,三楼最里边的一道大门被粗暴的一把推开,房间内,大床上一道娇躯骤然睁开双眼。
    可只一刹那,“砰”的一声房门关闭,一道满是疲惫的身影“噗通”一声,狠狠的摔在大床上边,充满风霜的面庞,已经死死的,埋在了柔软的枕头之中。
    林清并不是神。
    一天一夜,高度紧绷的神经和随时飞速旋转的大脑已经让他的精神彻底耗尽。
    此刻,这里虽然只是个临时的住所,但只看了一眼床上的佳人,一股铺天盖地的疲惫感,瞬间便将这个实际才不过二十来岁的少年,彻底吞没在了其中。
    “回来了?”
    并没有多余的动作,一袭白裙的萧洁只微微半阖起双眼,虽然在被子下,但依旧能够看得出那动人心魄的珠润春色。
    “嗯。”
    只不过,充满无力的一声回答,此刻的林清耗尽心力,只剩下身心的空乏。
    “事情办妥了?”
    萧洁侧着身子,依旧没有多余的废话。
    “嗯......五成吧,听天由命,接下来如果顺利,万事大吉,如果不成,那就全白费了......”
    微微沉吟了半晌,林清下意识转过头来,无光的二目,呆愣愣的盯着对方。
    两个人,四目相对。
    林清趴在那里,全身瘫软,而萧洁则在旁侧卧,默不作声。
    望着身旁这个明明才刚刚成年的大男孩,萧洁的心中,竟忽然泛起一丝莫名其妙的心疼。
    林清的眸子,充满了沧桑,那种晦暗而浑浊的眼神,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才不过二十多岁的大男孩身上。
    这个可怜的男孩,到底一直都在承受着怎样的压力?
    一时间,痴痴的盯着林清的眸子,萧洁竟感觉好像被两潭旋涡深深吸引,这种沦陷吸得人无法自拔,平日里凌厉的眼神,也微微泛起了一阵恍惚。
    可与此同时,望着萧洁眼中的怜惜和心疼,几乎也是没有来的,林清的鼻子竟忽然一酸,心中无数的软弱骤然袭来,一阵水汽涌起,吓得他急忙硬生生摆脱了这种束缚,瞬间把头再次埋在了枕头之中。
    “嘶......呼!老大,你可别这么看我,这孤男寡女的,我是真怕我一个把持不住,再犯了什么错误......”
    狠狠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林清闷闷着声音,还想要开个玩笑缓和一下。
    “哼!你个小屁孩还知道犯错误?”
    只不过,听到林清的说法,萧洁竟没好气的白眼一翻,随即,却仿佛忽然注意到什么一样,眉头不禁就是一皱。
    “喂,你什么臭毛病?怎么穿着外面的衣服就上床?赶快洗澡换衣服去,还能不能再糙点了?”
    “额......”
    听到这简直不要太“居家”式的埋怨,林清心头禁不住一暖,可紧接着,却还是苦苦的咧了咧嘴。
    他好像真就忽略了,原来自己身旁的这位萧大队长,其实也是个生活细致的女孩子。
    很多电影剧情中的旖旎,也许放到现实生活里,往往会被一些生活小事,搅得毫无情趣,兴致全无。
    “咳咳,老大......不脱行不行啊?你这也马上就要换班了,我不知什么时候也还得出去,咱能不能就先别讲究了......”
    一边说着,一股无边的困意,已经难以抵挡的袭上了大脑,不知为何,只要在萧洁身边,林清总会感到无比的踏实,甚至连曾经野兽般的神经,也会被一些足以致命的本能所替代。
    “不行,屋里空调冷,你这么睡容易着凉,赶快洗个澡然后钻......钻到被子里保持体温,这样才能......”
    萧洁的声音越来越小,她这才也意识到,这种酒店的大床房,好像一张床上就只有一床被子,这小子一贯无赖,自己刚才那么说,他会不会......
    “呼~呼......”
    一阵微弱的鼾声,却彻底打消了她的胡思乱想。
    就这样,林清一张脸都死死的埋在枕头里,整个人,已经睡得好像头死猪一般。
    “你......唉,真佩服你们男人,神经反射弧就是短。”
    眼看着这个刚才还打嘴炮的男人,此刻就好像个婴儿一样的睡在自己旁边,萧洁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最后,却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直接翻身,从被子里坐了起来。
    “哼,真让人不省心,你要是真这么睡,不用别人害,十分钟自己就见马克思去了!”
    满脸郁闷的翻了翻白眼,萧洁一边用力把林清的身子翻了过来,一边小手十分熟练的,却已经开始解起林清的衣扣来。
    “真是的,怪不得以前阿姨们都说,男人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唉......真是不让人省心......”
    萧洁的表情,已经郁闷至极。
    ......
    “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铃声,在寂静的房间里骤然回荡,其恐怖的威力,惊得林清“腾”的一声,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
    急忙一把,林清扯过自己的手机仔细观看,原来是上午十点,自己定的闹铃声音。
    “嘶......哎呦我的妈,再弄这么两次,老子绝对神经给弄衰弱喽......”
    满脸没好气的抱怨了一句,可忽然,林清的动作,彻底在半悬空中一僵。
    只见此时,自己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贴身的短裤躺在被子里,衣服裤子全都整整齐齐的挂在旁边,上面略微有些水迹,明显是被人洗过一遍。
    而房间之中,除了床头柜上一袋已经有些发冷的包子,却已经是再空无一人。
    “唰~”
    也不知是为什么,林清一张老脸忽然微微一红,可紧接着,却不禁下意识咧了咧嘴。
    “嘿,这萧老大,晚上刚换班,上午又去干活了,要说辛苦,我在人家面前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也不知他心里想的,到底是不是嘴上说的那回事,林清一边讪讪的笑了笑,一边随手扯过一个包子用力就咬。
    可是忽然,就在他半个包子还没下肚的时候。
    “叮铃铃~”
    电话里,又是一阵铃声,顿时回荡在整个房间之中。
    “呦!”
    只轻轻瞥了一眼电话屏幕上的号码,林清原本紧皱的眉头忽然一挑,紧接着,一阵极为古怪的笑意,却已经不受控制的,浮现在他的嘴边。
    “嘿嘿,真是......兔子没见,鹰先来了,不知道这一接是吉是凶,不过看时间,那边也应该差不多了吧?”
    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林清竭力吞下口中的包子,随即轻轻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这才十分小心的,按下了电话接听的按钮:
    “喂,良哥,嘿嘿嘿,对啊,看来我的信息你是看到了啊,那怎么样啊?
    琢磨了一上午,对皇城国际会所,有没有点兴趣呀?”
    林清的声音,竭力显得轻松异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