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妖身

作者:三悬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他们午间歇息了一会,很快就到了下午,他们上凌月师父的课的时候。在课前,他们见过了凌月门下的弟子十三人,都是希字辈,他们称了声师兄,彼此见过,之后也再无话。
    道法课结束后,几个俗家弟子相互打了招呼,一起约着吃饭,攸宁他们也应和着。吃完饭的夜间,他们将桌子搬到小院子中间,开始说起这紫云观的事情来。
    “我看,就目前而言,也看不出什么来啊。”花珂道,“我看这紫云观,修仙的修仙,问道的问道,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慕歌道:“只有清水潭附近,灵气四盛,让人有些在意。”
    章延在一旁踱步,道:“这王恒,怎么总是能碰见?”
    胡灵道:“王恒首先是凌虚的弟子,他怎么也算紫云观的俗家弟子,来这里并不是很稀奇。”
    花珂道:“可是在青城,我们也见了这王公子,如今来了紫云观,他也来了,怎么像是冤魂不散一样?难道,他记得前事?也是为追查辛玉姐姐的事情来的?”
    攸宁道:“这不太可能,若是他记得辛玉的事情,不应该不认得章延他们,更何况,若是他知晓此事,断不会在苏城助凌虚除妖了。”
    他们突然又觉得攸宁说的有理,不过既然来了,也不急在这一刻,他们先前问了希炎,能不能将那次玄真出的考卷给他们看看,但是希炎却说,很有可能,弟子们并没有太大的立场,或者是为了试题而写出的文章,未必就是真的,希望他们能够慢慢调查,不急于一时。
    “可是,我们想查的凌野,此刻也不在紫云山中。”花珂道。
    “那么不如先从闲野堂查起吧?你们说呢?”慕歌道。
    花珂道:“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别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头绪,灵儿姐姐,你觉得呢?”
    “不知怎的,我总对王恒这次上山有些在意。”胡灵摸了摸下巴,“我一定要去烟虚堂看一看。”
    攸宁想了想,道:“不如我们先适应几日,将这里的人脉摸摸清楚,再说不迟,这几日,我们先随着这观内人一起晨昏定省,我们不要一直在一处,分散开,与众人交往,这样才好打听讯息,之后我们讯息都记录一下,每日回来,我们互通有无,再进行商定。”
    胡灵道:“明白了姐姐。”
    说完了这话,转眼就到了夜间,夜里风凉,攸宁与胡灵早早躺下了,墙板很薄,她们隔着墙说话,都仿佛近在咫尺一般。
    “姐姐,我明日就去凌虚的地方看一看,我总觉得他会留下些什么,他应该留下些什么的。”胡灵低声道。
    “好,我陪你去,反正那院子里住的是王恒,也不是其他的什么人,我觉得也无需忌讳什么。你就当做好奇,去那堂里看一看。”
    “不知道他在这里住了多久,过的是怎样的日子。”胡灵叹道。
    攸宁若有所思,不一会儿就听得隔壁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胡灵睡了。
    睡了好。
    攸宁也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梦里觉得四肢疼痛,竟然不能动弹,她看向四周,奇怪的是,她将眼睛瞪得大大的,却看不见任何东西。
    黑暗中,她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
    “辛玉……辛玉……”
    是郁竹。
    “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郁竹拿着火,走到了她的跟前,一脸焦急地问她。
    还好,不是失明。
    辛玉抬起头来,看他,问道:“你又怎么在这里?”
    郁竹道:“我也不知道,我醒来之后,路边有火折子,这里看来是一个山洞,你怎么会在这里?”
    山洞?辛玉有些想不起来,之前做了什么,她明明已经跟郁竹一刀两段,她记得,她在酒楼上与郁竹说的话。
    辛玉立马神色严肃了起来,正色道:“郁公子,你来这里之前,在做什么?”
    郁竹脸色微变,道:“我……我在家里。”
    辛玉追问,道:“你在家里?突然晕了过去?”
    郁竹神色难堪,辛玉便笑了,道:“非礼勿言,我明白了,郁公子。”
    “不,没有,我……”郁竹还想说什么,辛玉已经不想听他说,她用袖中的宝剑戳了戳山洞,慢慢地寻找方向。郁竹只好在一旁小心地跟着,生怕有什么意外。
    这样找下去也不是个办法,郁竹在旁边道:“你为何不愿意理我了,难道真的只是那个原因?辛玉,你是不是喜欢章延?他怎么没有同你一起?”
    辛玉听了这话,气得转身,怒道:“明明是你娶了别人,怎么还要攀诬我变心?”辛玉的嘴角有些抽搐,她道:“我本来觉得你十分不容易,可是如今你的样子,怪让人恶心。”
    郁竹抓住了她的手,道:“辛玉,我心里只有你。”
    辛玉微微笑起来,继而是大笑,接着回过头来,突然化出了毛茸茸的手臂和狐狸头来,道:“郁公子,我是个妖,这样,你心里还有我吗?”
    “妖……”郁竹立马撒开了手,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
    辛玉又变成人形道:“郁公子,你是不是突然庆幸,没有娶我。”
    郁竹还是没有说话,辛玉也不理他了,既然已经在他面前现了真身,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
    辛玉用起术法,很快就找到了方向,大步流星往外面走去,郁竹见了,有几分惊怕,却也连忙跟上。
    他们走出了洞口,才发现自己是在离汴城不远的山上。
    辛玉回头道:“郁公子,我先走一步。”正要使出术法飞走,但郁竹却抓住了她。
    “辛玉,为什么?”
    郁竹的脸上出现一些她参不透的神色来。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耍我?”
    “?我何时耍你?”辛玉轻笑道,“郁公子,难道你同姑娘们来往的时候,她们要向你申明,自己是人是妖吗?”
    “你根本不能和我在一起,为什么耍我?”
    辛玉的神色突然暗了,道:“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原来你觉得我是妖,便不能,便没有资格同你在一起,是不是?那我同你道歉好不好?今后不要找我,可以吗?”她语气中有几分心酸,却也是一刻也不想多留的样子。
    郁竹突然有些焦急,他不知说什么能留住辛玉,嘴上便开始口无遮拦了,道:“你们妖都是这样的是吗?我一片真心对你,其实只是你万千玩物的一个?你要嫁我也是假的,你要带我回烟阳也是假的,是吗?”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