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0心疼

作者:山楂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接下来一个月,京城顾家小姐回京的消息在京城传了遍,众人皆知。
    上门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各种名媛贵女聚会的帖子都一个个的往顾家送,顾相思参加了几个后只觉没意思便再也不去了。
    快一个月了,她都没有见过傅凉,打他电话也打不通,最后还是军部的任职调令下来她才知道傅凉已经接任他父亲的职位,在军部办公大楼工作。
    任职军部之长。
    傅凉这么快上手,没有交接的时间间隔的原因顾相思知道,军部的任职书早已下发到傅凉手里。
    而他也并非在其位不谋其政,虽然未直接坐镇中央,却始终担着身为军部部长的身份。
    《傅氏枪械武器年鉴》里介绍了各种枪械制造,却都不是凭借a国就能造出来武器,但傅凉手下有一个大工厂,能造出其中百分之八十的样式。
    国探所每年的新武器皆是工厂所出,只不过,这买武器的费用也不低。
    知道了傅凉的办公地点,顾相思就直接开着车去了,不出意外的在第一道关卡被拦下来。
    有人过来敲她的车窗玻璃。
    “这位小姐,前面是军部办公区,您不能再继续前行,请掉头。”
    “我是过来谈生意的。”顾相思摘掉眼镜。
    “顾……顾小姐!”查岗的青年惊讶。
    毕竟是政部顾部长的孙女,甚至不久以后,顾老爷子退下来,这位可就是政部的部长,青年自然是不敢加以怠慢。
    “顾小姐是来找顾老爷子的吗?我这就给你放行。”
    这条路通向军部大楼和政部大楼,两座楼挨得很近,由于必要的工作配合,中间打通。
    但两部向来不和,都是看对方不对眼,除了工作时间,私下里两部人是相看两厌,所以两座大楼即使打通了,实际上就像两座独立的楼层一样。
    眼下,顾相思过来,青年自然是以为她是来找顾老爷子的,只是拿谈生意当挡箭牌,索性就没再拦,直接让人放了行。
    顾相思还有点蒙圈,她其实还想再解释两句,她不是过来找那老头的,她真是来谈生意的,但人家愣是不让她开口,还体贴的指了指哪座楼是政部。
    顾相思看着他指的地方,笑眯眯的道了声谢,青年连说不用谢。
    后边又有车开过来,青年继续去和车主交涉,他并没有看到身后的那辆车拐入了军部的大楼方向。
    顾相思停好车,抬头看几十层的大楼,心脏处有轻微的疼痛,她便知道傅凉就在这座楼的某个楼层。
    不去进电梯,而是走向了人工楼梯,她踩着台阶一层层的上去,等走到十层的时候,疼痛剧烈,她从楼梯口出去。
    走廊上时不时有穿着制度的工作人员拿着文件走过,顾相思一个外来人免不了要让人多看几眼,看她似乎在找人,顿时确定了她肯定是来找傅部长的。
    某一间会议室里,傅凉感受着身上疼痛的消失,不可避免的轻微皱了皱眉头,离他最近的一个青年最先注意到。
    他叫周越,是傅凉身边的警戒人员,负责他的安全,所以,傅凉一皱眉他就低下了头想问傅凉是不是不舒服。
    却不想傅凉直接暂停了工作,让下面的人停一下,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一脸疑惑。
    傅凉看向周越,声音压低,“你去外面走廊上,或者上下两个楼层,找找顾小姐有没有在,有的话,先带她去我办公室。”
    周越一脸严肃。
    “傅部,我负责保护你的安全,原则意义上不能离开你五步之外,而且您的办公室是机密重地,外人不能随意进出。”
    “你不进去了?”傅凉淡淡开口。
    周越当即炸了,“那怎么能一样,我又不是外人。”
    他尽职尽责做好分内工作,竟然还没有在上司心里占有一席之地,周越觉得自己的业务能力还有待提高。
    傅凉睨他一眼,眸底深深,透出危险之色,“不是外人,难道还能是内人不成?”
    周越嘴角一抽。
    这话说的……傅部真是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嘿,有点感动是怎么回事。
    “还磨蹭什么。”
    “是,傅部……”周越猛地摇摇头,甩掉了脑海中的想法,忙应下傅凉的话。
    众人只看着新上任部长身边的周越和傅部嘀咕了一会,然后往门口走,刚走了两步,又折返了回来。
    “傅部,顾小姐……是哪个顾小姐啊?”
    这话周越是硬着头皮问的,刚在傅凉身边待两天,周越也知道他是个不喜欢重复话的上司。
    傅凉倒是颇有耐心的和他解释,“这京城,能有几个人被称为顾小姐?”
    周越想了想,就想到了近日传的厉害的顾家的小姐,他往会议室外走的时候,还在想傅部什么时候和顾相思有一腿了。
    会议室的门关上,傅凉看了下边的人一眼,拿起文件,“继续开会。”
    周越一出会议室就看到了在走廊上边慢慢走着的顾相思,因为网上有她的照片,所以周越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连忙走过去,顾相思正在一件一件房间的找,察觉到身边有人过来,她也没有太当回事,只认为是工作人员走过。
    直到那人开口说话。
    “顾小姐,傅部还在开会,他让我请你先去他的办公室等他。”
    顾相思才去仔细打量眼前的人,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长的眉清目秀,眼底对她有一丝警惕和好奇。
    “好吧,你带路。”
    顾相思往周越出来的那个地方看了一眼,结合她身上的疼痛程度,她能确定傅凉就在那个房间了。
    但他现在在工作,顾相思也不好去打扰他,既然那男人让人带她去他的办公室,她就去办公室等着他。
    傅凉的办公室在十一楼,周越带着她进去,还体贴的给顾相思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周越打量着顾相思。
    傅部低调的上任,外人不知,军部内部的人都知道,这位年轻却容貌绝美的男人以雷霆之势坐上部长之位,并拿出由上边的人亲手签署的调令堵住了军部的不服之声。
    也是这两天军部的人才知道近两年军部的重要决策傅凉都有参与,他的父亲傅锦远已是暗中退位。
    所以,傅凉任部长之职,是一呼百应,反对之声甚少不说,甚至有不少人还亲切的打听傅部的情感生活。
    暗示的明目张胆,就差明着说我家有个女儿,傅部长您看什么时候有空,两个人见见面,坐下来吃一顿饭。
    傅凉都推说排不开时间给拒绝了,但典型的上有借口,下有对策,没时间没事,他们的女儿有时间就行。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们一股脑的拥进了办公楼。
    直接赶走吧,她们的父亲都在楼里办公,人家一个借口过来探望父亲,保卫人员也是没辙。
    不赶走的话,她们的出现,着实会影响办公楼的工作人员正常工作。
    傅部知道这事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操办这些事的人都是他的长辈,为的也是他的私事,傅部自然不能将这些人通通训一遍。
    只能推说他有喜欢的人了,说这话的时候,那些人将信将疑,但好歹没再继续让家里的女儿过来。
    要说周越也不信的,当然,这种怀疑一直持续到顾相思来的那一刻,但现在,他这种想法有点动摇了。
    所以,他对顾相思好奇不已。
    “他多长时间能回来?”
    顾相思的问话声拉回了周越漂远的思绪,她并不渴,但出于礼貌,她接住了周越递过来的水,拿在手里。
    “傅部吗?我也不知道,他刚上任,要他处理的事情很多,有时候开会从上午一直开到下午的可能也是有的。”
    顾相思皱了皱眉,将茶杯搁在桌子上,起身绕着办公室转了一圈,宽大的办公桌旁边的垃圾桶里一次性饭盒还放着。
    饭盒很小。
    “他早饭吃的很少?”顾相思指着垃圾桶的位置看向周越。
    周越离得远,看不见垃圾桶里的东西,但他知道傅凉早上吃的东西,所以能接上顾相思的话。
    “可能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傅部胃口不好,吃的不多,有时候忙的连午饭也不吃,晚上还有应酬,喝的酒也不少。”
    或许顾相思是第一次傅凉让周越来接她去他办公室的人,周越忍不住的多说了两句。
    新官上任,即使明面上碍于他的身份没有人敢为难,但到了谈事的场合上,故意多敬点酒为难为难,杀杀傅凉的锐气,多的有人愿意干。
    有人过来敬酒,傅凉身为上司,不能推脱一点不喝,但有些事开了一个头就没尾,傅凉酒量再好,也搁不住几十人的轮番敬酒。
    顾相思越听越气。
    这一个月她在忙国探所的事,政部的事也在慢慢入手,再加上傅凉没有联系她,顾相思打了几次他的电话打不通,便也没有特地去打听他的事。
    却不想,傅凉是这样过了一个月。
    顾相思看了一眼时间,是上午十点多,她抬头看向周越,“这里有私人厨房吗?”
    “呃……有,傅部的这间办公室配套的就有。”周越忙点头,“不过,应该没有食材。”
    “那就好。”
    顾相思直接出了办公室。
    周越懵了。
    什么“那就好”啊!
    这人怎么就走了,她不是还等着见傅部的吗?等他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走廊里已经没有了顾相思的影子。
    此时,军部办公室里众人猛觉得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冷了下来,坐在上头的男人周遭飓风般可怕的危险气息倏忽凝聚,下一秒,危险的威压几乎是瞬间铺天盖地的沉了下来,令人心惊胆战。
    在场的众人都大脑放空了一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站着汇报工作的那个男人则是直接开始结巴。
    “傅……傅部,我……有哪里说错了吗……”
    傅凉沉着眸子睨了他一眼,薄唇抿的没有一丝弧度,嗓音寒若冰霜,“你没有错。”
    那个男人真是要哭了,上司都开始说反话了,他还能没有错?
    他想着等会会议散了以后,一定去找上一个汇报工作的人学习一下,到底是有什么经验,能让傅部如此满意,竟然还破天荒的得了他一句赞扬。
    就在众人忍着威压的时候,周越推开门进来,却正好收到来自傅凉的冷眼凝视,周越心里一个“咯噔”。
    他顶着发麻的头皮走到傅凉身边,没等他开口禀告顾相思离开的事情,身边的男人已经移开了视线。
    “你坐下吧,下一位继续汇报。”那个男人立刻如蒙大赦,感激的看了周越一眼,而后者一脸懵逼。
    下一个被叫到的人站起来时先扫了一眼周越,目光冷冷,要不是他进来,傅部已经暂止会议了。
    周越自从进来,先是接到来自傅凉的死亡凝视,然后又是被人感激,又是被人埋怨,他一头雾水。
    就他离开的这一会儿,难道发生了什么有关他的事了吗?
    坐在傅凉左侧的人偷偷看了一眼他,发现自从这位部长身边周越进来以后,他写字的速度都慢了不少。
    之前像是加快速度结束会议,甚至已经有暂停会议的想法,但周越进来以后,暂停的会议改成继续,而部长手里下笔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另一边,顾相思出了办公大楼,直接去了菜市场,在快到菜市场门口的时候,她停下车,步行过去。
    快到中午了,过来买菜的人不少,到了菜摊前,顾相思一边挑拣菜样,一边给顾锦打电话。
    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她初见顾锦的时候会有一见如故的感觉,鬼暗之色酒吧的小巷里第一次见这个少年的时候她便觉得有一丝熟悉。
    等恢复了记忆她才知道,原来,所有的一见如故都是因为曾经有交集。
    无论是顾锦,还是何佑,她和他们都是早已相识的。
    电话接通。
    “你中午也带着小家伙吃饭吧,我这边有点事,可能回不去了。”
    今天早上,顾锦和何佑过来接傅凌,顾相思才有了时间去找傅凉,不是不想带着小家伙,而是还不能让顾家和傅家姻亲的事太惹人注目。
    当初她和傅凉低调领证也是考虑到如此,他们两人的事和两个家族的事不是一个概念,只政部和军部的已久矛盾便是一个定时炸弹。
    所以,她可以先慢慢的接触傅凉,给那些人造成她在追傅凉的错觉,这样的话,即便有时候看到她和傅凉亲密,也不会过多的去探查她和傅凉的关系。
    这样做既能瞒住两人的真实关系,也不会因为她和傅凉让两部的关系开始发生大的变化。
    对于傅凌留下吃午饭的事顾锦一口应下,顾相思没有多说,挂了电话之后,将手机收起来,她才开始认真的挑拣菜。
    “大爷,这个鱼怎么卖……”
    ……
    顾相思花了一个多小时。
    买了鱼,准备做鱼汤,还有其他的各种菜,荤素都有,卖菜的大爷给了了一个大的塑料带子,顾相思提着出了菜市场。
    放进车里。
    再回到军部大楼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她提着东西上去十一楼,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但她身上的疼痛程度告诉她,傅凉就在这办公室里。
    她之前来的那一次,已经差不多将这间办公室看了一遍,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办公室整的和酒店套房一个样,里面可以通向休息息室通向浴室,现在连小厨房也有。
    顾相思没有急着去找傅凉在哪个房间,而是直接提着东西去了厨房,面积不大,各种做饭用具一应俱全,还有一个小冰箱,里面空无一物。
    顾相思刚将冰箱通上电,身后厨房的门就被从外面推开了,她还未转身,男人就从身后圈住了她的腰,下巴抵在她一侧的肩膀上。
    他应该是刚洗过澡,湿热的气息打在她的侧脸和脖颈处,男人蹭了蹭她的脸颊,发出舒适的感叹。
    “我以为你走了。”
    委屈的嗓音直接让顾相思气笑了,他还挺有理?
    这一个月她打他的电话打不通怎么不说?
    想想他开了一上午的会,还没吃饭,顾相思也顾不得生气了,“你先松开我,我还得做饭呢。”
    “唔……再抱一会。”男人低声开口。
    又过了一会,傅凉才不情不愿的松开手,厨房不大,顾相思直接将人轰了出去,才有她活动的地方。
    将买的新鲜蔬菜塞进冰箱里,还有时令水果也放了进去,冰箱塞满后,她才开始处理剩下的食材。
    先处理了鱼,放入调料,搁在火上炖着,才开始做其他的菜。
    几个锅同时使用,一顿饭很快做好。
    顾相思将盘子端到外面的桌子上,鱼汤盛出来,碗筷都摆好,才推开门进去办公室里喊傅凉。
    他已经换下来浴袍,穿着休闲的衣服。
    刚刚他背着她,顾相思没有看清他的脸,现在看到了,才发现,只不过是一个月这个男人竟然瘦了这么多。
    眼底的青灰色能看出来他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睡觉,脸色也白的吓人,这会顾相思的心猛地像针扎了一般疼,在周围密密麻麻的疼痛中尤为明显。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