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二章 让苏笙非跟我谈

作者:安家夏小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收到了周恒朗的消息,简舒也算是心中有数了,江南果然有事是瞒着自己的。
    不过面对白浅汐,女人眼里闪过一丝精光,那是属于阴谋的味道。
    简舒将白浅汐堵的无话可说,原本以为还有的谈,现在看来这女人不过是为了羞辱自己。
    从她身上能得到什么?还是自己太自视清高了。
    正想着要不要离开,留在这里也是自取其辱。
    不料那个趾高气扬的女人,又忽而开口,“白浅汐,你是真的想要这份合同?”
    ……
    真想给她一记白眼,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不然自己会坐在这让她说个不停?
    但浅汐又不得不多想,这会不会是简舒欲擒故纵的把戏?她已经看出自己想走的心思,故意放饵,来继续难为自己?
    见她不开口,也猜到白浅汐在心里琢磨,简舒换了种商量的语气,“其实合同给你也不是不可以,我简家不差这一个项目。”
    傲慢无比的姿态,仿佛一切变成了施舍。
    “所以呢?”
    浅汐追问道,凡是有可能的机会,她都要试一试!
    简舒的脸上开始荡漾出笑容,她知道白浅汐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只能任由自己牵着鼻子走。
    她是有预谋的,在江南和她提及此事的时候,心中就有了想法。
    望着她急切的目光,简舒不紧不慢的开口,摆弄着你新做的美甲。
    “想要,就让苏笙非来和我谈!”
    这犹如一个晴天霹雳!
    也是浅汐完全没有想到的结果,她想过千千万万个简舒会折磨她的方案,却万万没想到她会提及苏笙非。
    可是静下心来想想,这也是无可厚非的,简舒对待苏笙非的异样,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被拿到台面上来说,就令人感到意外了。
    面对简舒,自己可以忍,那苏笙非的爆诈脾气,浅汐真的不知道,他会同意吗?他见简舒,不会搞砸吗?怕是他真的来了,也就个鱼死网破的结果。
    “怎么样?不考虑看看吗?”
    她像是没了耐心,一再提醒白浅汐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女人咬牙,抬眼望向简舒,“给我些时间,我需要跟他沟通一下。”
    简舒又笑了笑,心底无比愉悦,因为简陌的关系,这合同铁定要给她的,但是自己也总是需要些好处的。
    她要是单独约苏笙非,那个男人怎么会给自己好脸色看呢?但是通过白浅汐就不一样了,还有份合同在手,那苏笙非只能乖乖的配合她,还能当场发作不成?
    简舒成竹在胸,可是浅汐却心里没底。
    “行吧,那我就等你消息。”
    女人说的漫不经心,而浅汐已经有些走神了。
    “怎么,还想留下来喝杯咖啡?”
    这才意识到简舒已经对她下了逐客令,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原来是在这个坑里等着她。
    浅汐起身,“咖啡就不必了,晚上给你答复,但请简部长不要食言。”
    “放心,我简舒也不是说话不算话的人。”
    她与简陌之间的事,浅汐不知道,但说到底这一局怎么都是简舒赚了。
    白浅汐忧心忡忡的离开了,简舒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这开心也开心过了,有些人有些事还是要处理一下为好。
    女人拿出手机,给周恒朗发出了一条信息。
    没多久,江南就被周恒朗请到了简舒的办公室里。
    关上房门,气氛显得尤为诡异,江南心中有着强烈的预感,这要是在私下里还好,可这是在公司。
    简舒完全没有丝毫估计,看来自己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
    江南并没有表示出慌乱,进了门之后还是一脸无辜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让周恒朗给我扣下了?”
    男人佯装无辜,脱离了周恒朗的控制,直接跑到了简舒的面前,表情还有些许生气的样子。
    望着他在刚刚白浅汐坐过的椅子上坐下,简舒鼻尖发出一声冷哼。
    这么明显的警告,江南视若无睹,他必须赌一把大的,赢了才能安然无恙。
    “你不该告诉我些什么嘛?”
    简舒并没有把话说透,想要套出江南究竟瞒了自己什么,她私下派出去查江南的人来报,他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动作。
    只可惜简舒天生疑心重,一点不合逻辑的蛛丝马迹都能引起她的注意。
    “你说的什么指的又是什么?”
    面对江南这般态度,女人有些恼火的皱了皱眉头,他这是在跟自己叫板吗?
    江南眼底出现的桀骜,不屑的瞟了一边的周恒朗一眼,仿佛在表达有个外人在场,有些事不方便说。
    因为相似,哪怕不是同人,简舒还是会陷下去。
    微微抬头,“恒朗,你先出去,有事我会喊你。”
    那张本就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又黑了几分,他警告性的瞪了江南一眼,警告他别耍什么花招,不管模样有多凶狠,他还是乖乖退了出去。
    临走之前,江南还送了他一个挑衅的笑容,想扳倒自己有那么容易的吗?
    什么叫狗?周恒朗才是简舒养的真正的狗,除了服从,还是服从。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简舒以为他会放下身段开始央求自己,但是江南早已发现,这个女人根本瞧不起那一套。
    “呵。”
    办公室的空旷,这声轻笑格外清晰,江南的表情孤傲又带了些许受伤,他像是个被误解的男人。
    一双凤眼微抬,仿佛要看穿面前男人的内心。
    “还不说说吗?”
    简舒的语调没有夹杂半点感情,冰冷让人受伤。
    不过是在演戏而已,谁又在意真假,不过是看谁的戏好。
    “你想听我说什么?”
    男人始终不进入主题,这让简舒十分烦躁,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呵,说说你在我部门的眼线,说说这个合同,再说说你究竟背着我干了些什么!”
    就等着她发问,这女人的耐心果然不怎么样,如果一切都是自己先开口了,那效果就是不一样的。
    江南深吸了一口气,“合同的事,我是早就知道了,并且也想着让你同意。”
    男人声音淡淡的,而简舒的情绪却炸裂了,她不喜欢被人掌控的感觉,而这个江南居然妄想挑战她的底线!
    但是他的行为,逻辑上并不通顺,他没有任何立场去帮白浅汐!简家给他的还不够多吗?他有必要舍近求远吗?
    再看他那副你说什么是什么样子,已经无意说出其中的隐情了。
    江南直接引起了简舒的求知欲。
    “为什么那么做?”
    “对你而言,我的理由重要吗?你相信过我吗?”
    男人直接反问,强烈的表达了自己被误解的态度。
    简舒眼神暗晦,先不说江南的感受,此刻的她只想知道真相,她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重不重要,得看你说的是什么。”
    又是一记冷眼,女人的态度似乎并没有受他影响。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