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四四章 说不馋洛阳,是假的

作者:小巧针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夫君,大业为重,我等小女子能得夫君牵挂,已是满足了,夫君切莫为了我等而误了前途。琰儿会照顾好貂蝉妹妹的,夫君放心吧。”
    蔡琰从小跟着蔡邕长大,像这种大家闺秀,懂事一点,自然知道男人嘛,只有自己的势力或者权力越大,身为男人背后的女人,才能过得越滋润。
    然而,此时的貂蝉已经顾不上太多了,满脸的泪花,一头扑进了程远志的怀里。
    一开始,貂蝉过得很安心,找到了程远志这个依靠,可没想到接下来就是长期的舟车劳顿,终日奔波,到了酸枣还得分开,下次见面之时,又不知得等到多久。
    要不是有蔡琰作伴,貂蝉早就心态崩了,忍不住这样的生活,貂蝉最怕孤独了,当初在宫内掌管着皇后等妃嫔的头冠,长年不得乱走,天天对着一些帽子,连个答话的人都没。
    程远志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貂蝉的秀发,望向蔡琰,朝着蔡琰笑了笑,眨了眨眼睛,表示感谢。
    蔡琰这种御姐型的女人,相处起来,总有种被着想,被照顾的幸福。
    “好了,好了,貂蝉,本司空又不是不要你了,你一个劲儿地哭什么啊,小心琰儿天天笑话你。来,别哭了,再哭下去,可就不是闭月羞花之容了,怕是要这酸枣里的大野枣了,满脸通红。哈哈!”
    程远志帮貂蝉轻抹掉眼角的泪花,尽力将要分离的感伤驱除,毕竟留给程远志和蔡琰、貂蝉相处的时间不多了,下一次美人相伴,环伺左右,估计还得看洛阳这些事情,到底要搞到什么时候。
    事实上,程远志自然也没底。
    “夫君,貂蝉不闹了,刚才只是想到要去偏远的幽州,见不到夫君,有感而发,悲从中来而已。如今看到夫君,以后又有琰姐姐与貂蝉作伴,貂蝉已感到了夫君的心意,倍加欣喜幸福。夫君,不如早些歇息,就让貂蝉来服侍夫君吧。”
    貂蝉说完,不敢再看程远志,重新一头扎进了程远志的怀里,看得蔡琰和程远志不由笑了出来。
    貂蝉这个磨人的妮子。
    春风两度玉门关,山河波澜入海川!
    一夜无眠!
    第二天,戏志才没敢大清早地唤程远志和蔡琰、貂蝉起来,只让刘虞和吴匡老老实实地候在大营门外,等两位夫人自己腻歪够了,愿意去幽州了,再催促启程。
    戏志才内心一阵吐槽,下回可不能做这种得罪人的差事了,太黑了,说不定两位夫人心里不知怎么编排戏志才呢。
    程远志又睡了一个懒觉,毕竟这是最后一次任性了,要是貂蝉和蔡琰不在身边,这觉都睡得不香了。
    等到程远志醒了,带着蔡琰和貂蝉梳洗用膳之后,已是日上三竿,天色大亮了。
    “刘刺史,吴将军,本司空夫人们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务必将夫人们安全无缺地送回幽州,送到本司空的府上。要是夫人们少了一根皮毛,有点闪失,你们就提头来见吧。”
    程远志恶狠狠地瞪了瞪刘虞和吴匡,这两人的才能和武力,还是太弱了,程远志难免担心,虽说兖州回幽州,路程并不远,但程远志多少都会有所牵挂。
    若是换成戏志才带着典韦、赵云护送蔡琰和貂蝉的话,那程远志心头大稳,根本就不用多想,这事肯定办得稳妥。
    “司空,本刺史自知事关重大,绝不敢有任何一丝马虎大意和掉以轻心,请司空放心吧。”刘虞拱了拱手,应了下来。
    刘虞以前是汉室宗正,身为正统的汉室宗亲,一心只为匡扶大汉,可汉室刘氏太过于烂泥扶不上墙,刘虞在程远志的麾下反而能够放开手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为百姓们做点实事。
    现在程远志更是调开了公孙瓒,给刘虞足够的空间和机会施展自身的抱负,光凭这一点,刘虞也会保住程远志的夫人,力保不失,完璧归赵。
    “主公,末将誓死保护夫人,全力护送夫人们回到幽州。若是夫人们有闪失,不待主公责罚,匡必先自刎谢罪。”
    吴匡还打算在程远志麾下混出头呢,这点小小的护送任务,自是难不倒吴匡的,况且程远志还分拨了兵马,吴匡又不是没带过兵,领军起来,那是信手拈来。
    顶多就将蔡琰和貂蝉当作粮草一样,运送到幽州就是了。出了京城洛阳,一路走来,押运粮草的事情,本来就落在吴匡的头上。
    程远志没有多说,挥了挥手,就让刘虞和吴匡启程了,之前说得凶狠,只是不想让刘虞和吴匡以为过于轻松,不作警惕。
    真要弄失了蔡琰和貂蝉,那程远志的女人可就少了一大半。
    刘虞和吴匡打着司空程远志的大旗,缓缓地开始启程,返回幽州。
    几个时辰过后,整个酸枣大营,只剩下程远志,身后两个负责护卫的大将典韦和赵云,还有一个军师戏志才,以及一个刚刚犯了错的公孙瓒。
    “志才,如今本司空抽得出手来了,酸枣离京城洛阳尚远,要不我等移军虎牢关?或者干脆挥军进兵,入驻京城洛阳?”
    这么多的兵马驻守在酸枣,要是时间长了,补给都是个大问题,程远志想着不如先占据个关隘,也好过在酸枣这地方吃西北风,甚至是能够直接引兵混入洛阳,占据洛阳,那就更爽了。
    大汉都城,京城洛阳,馋!说不馋洛阳,是假的。
    然而,戏志才闻言,却是摇了摇头,谁都想趁着新帝刘辩不见的时候,拥兵占据洛阳,到时随便拉一个刘氏宗室作为傀儡,直接拥立起来。
    有天子在手,又有重兵坐镇洛阳不乱,那种滋味岂不是爽歪歪?
    可惜,时机还未成熟,现在贸然挥军出兵,目标太大了,容易被各方势力发现,说不定人家会联手,先将程远志军给打压了。
    这时候靠近京城洛阳的兵马,不用猜想,都知道肯定不怀好心,想要祸乱洛阳。
    枪打出头鸟!真要到洛阳转一圈,极可能城门都进不了,就被人家暗中给突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