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去莫家湾(七)

作者:濂溪散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柳敬文想了一下,说:“就是有点远,要走大半天呢,而且都是山路。”
    单小天明白他的意思,笑道:“放心!我们经常锻炼的,身体爬山没问题!”
    柳敬文去过那庙院的事一直没与人说起过,也不知为什么,章冰一问他就说了,而且单小天和章冰提出要他带他们去玩也一口答应了。
    妹妹柳韵雯现在正在学校紧张地备战高考,早二天柳敬文才去看了她。明天陪单小天他们进山也就二天,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如果是换作另外的人,也许柳敬文就不与人说这事了,更不用陪着他们进山了。他和章冰单小天虽刚认识,心里却象是认识很久了一样,和他俩在一起那种感觉就象是和妹妹柳韵雯在一起时一样。面对章冰的要求他无法拒绝。
    于是他们又简单地说了下明天进山要准备和注意的事,并约定明天一早在进山的路口等。
    单小天笑遁:“你住在哪里。还不知怎么称呼你呢!”
    柳敬文指着山脚边那座孤单的房子道:“我叫柳敬文,就住在前面进山的路口那里。”
    单小天奇怪地道:“你姓柳不姓莫?”
    章冰心里又想起了刚才放下的那件事,这么巧?他的名字也有个敬字?她问柳敬文又象是自问道:“你叫柳敬文?敬文,小敬?”
    柳敬文见章冰那如梦幻般的样子,便笑道:“是呀,你们也可以叫我小敬的。”
    单小天以为章冰是因为柳敬文又想起了她的弟弟章超,也不为意。
    他对柳敬文说:“我叫单小天,她叫章冰,是我爱人。”
    柳敬文笑道:“那我就叫你们天哥,冰姐了,呵呵。”
    单小天也豪爽地笑道:“呵呵,我们俩都大你好几岁!叫哥叫姐是应该的。”
    章冰却对柳敬文笑道:“叫姐就叫姐!干嘛还带个冰字?以后你就叫我姐吧!”
    柳敬文道:“好呵!姐!“
    章冰也甜甜地应了一声:“哎!”
    三个人都笑了。
    这时老支书莫怀礼叫人找过来让单小天和章冰回去吃饭了,俩人便与柳敬文作别,并约好明早在路口等。
    莫怀礼的屋子里很热闹,因为屋子不是很宽,很多他没叫的乡亲们就都没过来了,就这样还摆了四桌,象是摆酒席一样。
    单小天和章冰走回来见这阵势不由吓了一跳。
    单小天把莫怀礼拉到一边,说:“伯,我就是来看你的,这场面有点大了!传出去影响不好!”
    莫怀礼一听,道:“传出去又怎么了?这是在我们自己屋里!又没吃别人的,怕什么影响?在自己屋吃饭哪个敢说三道四?”
    见单小天还有些难为情,莫怀礼便又接着说:“放心吧,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家里养的,有的是你老子以前的朋友带过来的,他们也来吃饭的,又不专为你!我们这叫打平伙!呵呵,”
    打平伙在九峰山就如朋友之间的aa聚餐的意思。
    莫怀礼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低声道:“如果我不拦住,今晚十桌都有。这些人都是年轻时和你老子耍得好的。呵呵。”
    单小天也只好笑了笑,他也知道,这县乡亲们对自己父亲那些年在这里的认可,所以才对他如此地热情,按说这并不违返什么纪律,虽说现在自已是一个领导干部,但领导干部也是人也有亲情呀。可他心里又总觉得场面弄大了终归是影响不好。
    莫怀礼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这种老年机声音特别响亮,单小天和章冰都不约而同地惊了一跳。
    莫怀礼掏出手机看也没看就接了,大声吼道:“谁呀?打电话也不看时候!忙着呢!”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怔了一下,有点意外地道:“也?莫老头,几天没见牛逼了呀,我的电话也没空接了?”
    莫怀礼一听是镇长蒋芳生的电话,连忙换了笑脸:“哟,镇长大人,是你呀!不好意思,刚才没注意看,不知道是你。请问领导有什么吩咐?嘿嘿!”
    蒋方生在电话里说:“你来村口这酒楼,过来陪我喝几杯。”
    莫怀礼有点意外:“你来莫家湾了?怎么也不先打个招呼?”
    蒋方生说:“我也刚到。快过来了!”
    莫怀礼看了单小天一眼,没有他同意自己是不能与蒋方生说单小天在这里的。于是便对蒋方生说:“领导,我屋里晚上有亲戚来了,可能我今天晚上没时间过去陪你了,这样吧,我叫吉树过去陪你虎几杯!”
    奠怀礼说的吉树是莫家湾村的副支书,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此时正在伙房那帮忙张罗。
    蒋方生道:“你俩个都来!快点了。”
    莫怀礼为难地道:“镇长,我真有客!”
    蒋方生有点不高兴了,说:“莫老头,你今天是怎么了?放心我不会让你们买单的!别啰嗦了!”
    莫怀礼是知道蒋方生的性格的,如果今天没有正当的理由不去,以后碰到他还真不好说,毕竟他是镇长,又来到了自已的地盘,不去肯定是不合适的。
    于是莫怀礼只好对蒋方生说,单小天在他屋里。
    蒋方生听了先是怔了一下,随既便笑道:“莫老头,你怎不说省高官在你家呢?如果你今天不来,你这支书明天也别当了!还单书记在你家呢!”
    蒋方生自是不会相信单小天在莫家湾的,而且还在莫怀礼家里。单小天来溪州才几天?估计五马镇在哪个方向都没搞清楚呢,怎么会来到这里。再说单小天真来了这里县里会不通知镇里?他心里想一定莫怀礼怕自已叫他们过来买单,所以在找借口推辞。不由摇了摇头,挂了电话。
    蒋方生这个人虽说在五马镇工作作风很霸道强悍,但做人还是比较濂洁的,一般下来除了公事,平常吃饭不会让村里为他买单的。
    今天朋友叫他来这吃饭,他也是想这里是莫怀礼的地盘,以前也没少在他这吃饭,所以叫他一起出来,算是借花献佛,还他个人情吧。
    莫怀礼收起电话,把莫树松叫了过来,告诉他蒋方生来了,让他去村口的酒楼去陪他喝酒。
    莫吉树跟单小天打了个招呼便往村口去了。
    莫怀礼刚打电话时单小天虽说是和章冰在聊天,暗中却在观察他与人通话时的神色,听他叫对方镇长,知道是五马镇的镇长蒋方生来这里了。
    单小天朝莫怀礼问道:“莫伯,是五马镇的蒋方生吧?”
    莫怀礼说:“是的,晚上有朋友请他来这里吃饭。”
    单小天问道:“他这人怎么样?经常来这吃饭吗?”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