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8章 重返

作者:吴极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警察笑了:“我们不是来抓你的,我们是奉县长之命来请你的。”
    “请我?县长请我?”王惠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警察:“是的,你没听错,是县长请你,跟我们走吧。”
    王惠贞摇头:“你们背着枪带走我,人家一定以为我犯法了,你们得让我先回家跟家里人说清楚了,我才跟你们走。”
    “可以,那先回你家吧,这娃儿真乖,我帮你抱着,是你儿子吧?”一个警察抱起礼正问王惠贞。
    王惠贞瞪着这警察,她不知道是该解释还是该骂这警察两句。
    另一个警察捅那警察一下,指着王惠贞头上的首巾说:“你胡说什么,你没看见人家是斋姑娘吗?”
    那个警察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走吧,我帮你抱着孩子,这样子人家就不会以为我们是来抓你的,人家以为我们是你的亲戚,哈哈哈。”
    小礼正真胆大,他取下抱着他的警察的帽子戴到自己头上说:“帽子,二叔的帽子。”
    王惠贞跟两警察到了回到家里,跟云忠两口子说要跟警察进趟县城,云忠问警察有什么事,警察只说不是坏事,是县长有请。
    王惠贞忐忑地跟着警察到了县政府。
    走进一间屋子时,王惠贞惊讶地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人,正是去年修公路时管理她那个工段的王技术,此时的王技术身着军装,他见到王惠贞,立即起立给她立正敬了个礼。
    王惠贞不知道该怎样还礼,她不知所措地手扯着衣角,紧张地问:“王——王技术你这是?”
    王技术放下手,笑着说:“我现在是滇缅公路养护二处的处长,你以后就叫我王处长。我们招募了一批工人,专门养护和抢修公路,还需要九名厨师为这些工人做饭。”
    “去年修路时你做的饭众口称赞,我想请你,再请你帮找些其他象你一样做饭做得好的斋姑娘,连你一共九个。你们去年修路是政府征召,只管吃饭不给工钱,这次是招募,既管吃又给工钱,工钱包你们满意,是你们种田收入的四五倍。”
    “为什么专门要招募斋姑娘?”王惠贞试探问道。
    王处长:“通过去年修路,我们已经看出来了,斋姑娘没有子女拖累,做事专心认真,你们信佛念经,对人友好真诚,做饭手艺好,又讲究卫生。”
    “总之请你们做饭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没有其他女人比你们更合适,请你一定要答应我,帮我这个忙,这也是抗战工作的一部分。那条路上不分白天晚上都在紧张地运输着抗战物资,我们必须保证公路畅通,我只有两天时间,必须把人招够,拜托了!”
    王处长说完,再次立正给王惠贞敬了个礼。又拿出一摞事先写好的盖了县政府大印的招募告示给王惠贞。
    王惠贞犹豫了,她想了好一阵,才说:“好吧,我试一试。”
    两天后,王惠贞带着金谷坝上的斋姑娘八人来到县政府再次见到了王处长,这些斋姑娘中年龄大的有四十多岁,年龄小的十七八岁。
    县长亲自见了她们,县长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们是佛祖的俗家弟子。佛家以慈悲为怀,不能眼看日寇占我河山杀我同胞而不顾,你们为抗战尽力作事,就是在除恶修善,积德积福,本县长以茶代酒敬你们。”
    王惠贞和其他斋姑娘们每人都喝了一杯县长敬的茶之后,便坐上马车跟随王处长出发了。
    到了公路养护处,九个斋姑娘被分在三个养护点,王处长安排好其他两个点后,才带着王惠贞和另外两个斋姑娘田英贞和郑琴贞来到第三个养护点。
    养护点是两排石房子,第一排小石房的一头是灶房,紧挨着灶房的是用竹席隔开的储藏间同时也是厨师的卧室,另一头堆着柴禾和锄头铁锨等工具。石房旁边有用竹筒从山上引下的山泉水。
    第二排又宽又长的石房是养护工人住的地方,木板搭的床接通一长串,能住一百多号人,王惠贞她们三人负责为一百二十个工人做饭,如果工人干活的地方不远,她们要把饭送到工地上。
    如果远,她们得提前做好方便带的干粮让工人带上,粮食和其他食材由养护处的汽车定期送来。
    王处长给王惠贞她们三人交代好相关事宜后说:“王惠贞原来在工地做过,有经验,这里就交给王惠贞负责,你们两个听她的安排。”
    罗芹贞和郑琴贞点头;“我们听王惠贞的。”
    “你们两人进屋去收拾一下,我还有事情要给王惠贞交代。”王处长对田英贞和郑琴贞说,两人进屋去了。
    王处长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王惠贞:“王惠贞,我受人之托,把这转交给你。”
    “谁?”王惠贞问,她的心猛跳着,侧过身低下头不敢看王处长,她已经猜到了写信的人是谁,可她又不敢相信。
    王处长说:“是谁你打开一看就知道了。你保重,我要走了,如果有什么事,就叫过往的汽车司机带信给我。”
    王惠贞看着王处长手里的信,犹豫着,手动了一下,又停下了,她把左手和右手相互扣住,紧紧地扣着,好象哪只手都生怕另一只手去接那封信。
    王处长看着她轻轻笑了一下,把信放在旁边一块大石头上,大步离开了。
    看见王处长的车不见了踪影,王惠贞才把目光慢慢移到石头上那封信上,刚看了一眼,她马上又把目光移开,仿佛那是一个燃着引线即将爆炸的大爆竹。
    就这样躲躲闪闪好几次后,她终于小心翼翼地把手往那信封伸去,刚一碰触到信封,又就象被火炭烫了一般马上缩了回来。
    反复几次后,她终于把那信封拿到手上,这轻轻的信封在手上却感觉象块大石头般沉重。
    “王惠贞,你过来看看这些米放哪里好。”她听见声音,赶忙把这封信藏在怀里,回头一看,是田英贞在叫她,她赶忙走过去。
    这天下半天,王惠贞干着活时始终心不在焉,心猿意马地往怀里那封信上想,她感觉怀里揣着的不是一封信,而是一个烫人的山芋。
    有田英贞和郑琴贞在身旁,她始终没有机会看那信。
    直到晚上两人睡了,王惠贞在油灯下记帐时才悄悄掏出那封信,心砰砰地跳着,缓缓地撕开信封,掏出信纸。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