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9章 无字信

作者:吴极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信纸有两张,纸上只有画没有一个字。
    第一张上画的是一个脚踏祥云散发金光的女菩萨,她第一眼看着觉得这菩萨有些面熟,仔细一看,天啊,原来画的是她自己。
    菩萨的面前是一个跪在地上双手合掌举过头顶的男人,可只看到男人的背面,看不到他的脸,看样子男人在求告“菩萨”。
    第二幅画的前面那张跪着的男人的正面,仍然双手举过头顶的求告样,她一眼就看出这是康宏。在他的心脏位置,有个心形的圈,圈内是前面那张画上的菩萨的脸。
    虽然一字不着,却是满纸情深,王惠贞当然明白康宏的意思。
    本来,修完路回家后,她知道她不会再见到他了,与他的相识不过是萍水相逢,擦肩而过之后,各走各的路各做各的事,他和她不会再有任何联系。
    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她还会再次回到这条公路上来,他和她还会再见面,当时王处长要她招募斋姑娘一起来时,她就想到了这一层,可不知为什么,犹豫之后她还是答应了,她不知道她迈出这一步后会走到哪里。
    可是,她还是迈出了这一步,重新回到了这条公路上,
    现在该怎么办?
    她满脸燥热地把这两张画看了又看,然后把它折进信封,藏进自己的包袱里。
    上床后,王惠贞反复想该怎样处理这信,给他回信还是不回?要是回信又该怎样回?这信是留着还是不留?
    菩萨啊!请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她在黑暗中,看着田英贞和郑琴贞布置好的神龛上的佛像,在心里默默地求问菩萨。
    第二天大半天的时间,王惠贞都被藏在包袱里的那封信搅得心神不安,只要田英贞或郑琴贞从她包袱旁边经过,她就感觉她们的目光在偷偷地瞟她的包袱。
    下午时分,王惠贞正往灶里添柴时,突然“砰”一声,灶里传出一声爆响,炸起的灰差点把火都盖熄。
    王惠贞差点被吓倒在地,等了一会儿灶内没有再传出爆响声时,她才用柴棍拨弄着一看,原来是不知怎么在灶里的一个石头被烧爆了。
    她在多年前在家里烧灶时也遇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这种事并不稀奇。可是这一次,她认为这是佛祖或菩萨对她看了那封信还保留着那信的警告。
    她犹豫一阵后,终于下定决定要毁了这封信。
    她把火烧旺,趁田英贞和郑琴贞在外面做事的时机,她赶紧翻出那封信扔到了灶内,看着那封信在熊熊烈火中化为灰烬,她紧张的心这才慢慢平复下来。
    别理他!忘掉他!她对自己说。
    可是他来了,来得那么突然。
    这是八天后的中午,同往常一样三天一趟的送菜汽车开到了灶房前,车停稳后,司机从驾驶里下来再上到车厢搬货,王惠贞三人从车厢尾部接着货往灶房搬。
    王惠贞扛着一袋土豆正往灶房走时,突然感觉肩上轻了许多。
    “让我来帮你!”她肩上的口袋随着这声音被两只手拿走了,她回头一看。
    是他——康宏扛着口袋,正微笑着看着她。
    “你——?”她顿时慌张无措,“你怎么在这里?”
    康宏说:“我跟这辆车来的,刚从驾驶室另一侧门下来。”他说着扛着口袋直往灶房走。
    王惠贞立在地上愣了一下,才转身重新去般货物。
    康宏帮着把王惠贞这个点的东西下完后,他对司机说:“我沿路查看路况等你,你下完货物回来时我再跟你回去。”
    康宏把田英贞和郑琴贞叫到王惠贞身旁,他对她们三人说:“我是运输八连的康连长,受养护处王处长的委托来这几个养护点查看公路养护情况,你们跟我来。”
    康宏走进灶房,查看了灶房内的卫生和东西的摆放,提出几条意见,然后他问王惠贞:“王惠贞,工人们都出去干活了吗?”
    王惠贞点头:“都出去了,今天他们去的地方有些远,是带着干粮去了。”
    康宏:“他们在哪个方向?你出来指给我看一下。”他说着大步往外走。
    王惠贞跟在他身后,她知道他刚才没跟她多说一句话,公事公办的样子是做给田英贞和郑琴贞两人看,他叫她指给他看,这是要单独跟他说话。
    果然,康宏大步径直走到几十丈远的一个小土包上才停下看着远方,王惠贞跟了过去。
    她到了他身后,他没回过身来,只是压着声音问:“王惠贞,你看了我给你的信了吗?”
    王惠贞小声说:“我才没有看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画呢,我——我把它烧了。”
    “没看?”他转过来坏笑着看着她,“没有看你怎么知道是画而不是文字?”
    “我——”王惠贞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真是欲盖弥彰,她狡辩说:“我没看,是我猜的,你不是喜欢画画吗,信肯定是画画。”
    康宏笑了笑,小声说:“自从你去年走后,我每个月做梦要梦到你十多次。”接着他又提高声音说:“你指给我看看那些工人在哪里干活,是那里吗?”
    “啊,那儿呢,这边,这边,那个山包左边,你看见了吗?”王惠贞也指着大声说。
    她在心里为自己这太假的表演感到好笑,好好一个不打诳语的斋姑娘今天怎么满嘴瞎话了?菩萨啊,救救我吧!
    王惠贞朝前方工人们干活的方向指了指,康宏装模作样的指划了几下后挥手让王惠贞回去,然后他沿公路走着象模象样地查看路况。
    王惠贞按住咚咚直跳的心回到灶房,做贼心虚地赶紧找活做。
    一个多时辰后,正在灶房里干活的王惠贞听到汽车喇叭声,她出来一看,康宏从回来的那辆送货车驾驶室里下来,手上拿着一个牛皮纸袋。
    他让王惠贞把田英贞和郑琴贞也叫出来,然后把手上的纸袋递给王惠贞说:“这是新账本,你要把每天粮食和其他食材的用量记清楚,里面还有一瓶墨水和一支钢笔。”
    他说着又从里面掏出一块怀表说:“这是养护处给你看时间的,每天要按时做饭,保证工人吃到热饭热菜。另外,那些账本你要保管好,不能随便让其他人看,这些都是上峰的交待,你可要记好了,你会认这表吗?”
    王惠贞摇头,她是第一次见这东西。
    康宏接过表说:“来来来,我教你们三人认认这表。”田英贞和郑琴贞忙也围过来看稀奇。
    学会认表后,王惠贞接过纸袋说:“知道了,康连长你快走吧。”她害怕他再呆下去会被田郑二人看出破绽。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