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本王可以作证!

作者:茂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太子殿下,你不用担心,皇上会为你主持公道的。”一个小姐悄悄地说道。
    “滚!”南宇翼现在是在气头上,这个小姐现在出来说这话,他不针对你,那还针对谁。
    就这样,在众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南黎辰带着南霸天来到了这里。等南霸天看清这里是哪里的时候,突然说道:“这里不是冷宫嘛!翼儿来这里干什么?”
    众人怎么可能知道,而且也不敢说话,只有皇上身边的公公说道:“皇上,咱们现在还是赶快去看看太子殿下怎么样吧!完了怕出事!”
    南霸天一听,想着慕容玉容那么在意南宇翼,自己又舍不得蓉儿掉一滴眼泪,便觉得他说的很对,“嗯,你说的没错,还是翼儿的安全最重要,不然蓉儿又要责怪朕了。”
    “怎么办?皇上要来了?”其中一个大臣听到皇上的声音都已经慌了。
    “什么怎么办,做错事情的又不是我们,你怕什么?”这个大臣的夫人看着自己大人这么怂,打了他一下说道。
    南宇翼听着这位夫人说的话,又看了一眼这个大臣,原来是左部侍郎啊,好,本太子记下了。左部侍郎怎么也没有想到因为他夫人的一句话,害得他乌纱帽不保,要是知道,今天晚上他是绝对不会跟着来看热闹的。
    “额~怎么这么多人?”南霸天进来之后便看到很多人围在这里。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虽害怕,但是还有的礼数还是要有。
    “众卿平身!”南霸天连连摆手,不耐烦地说,他现在一心只想知道他的翼儿怎么样了!
    “你们都在这干什么?太子在何处?这里发生了何事?”南霸天接连问出好多问题,这些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哪一个?
    “父皇,儿臣没事。”南宇翼此时已经平复好自己的情绪了,然后从众人的后面走了出来。
    “翼儿,你在这干什么?不是说你受伤了吗?”南霸天不清楚为什么他会在这!
    “父皇,儿臣被算计了。”南宇翼轻声附在南霸天的耳边说道。
    南霸天侧脸看了一眼南宇翼,“你确定?是谁?”
    南宇翼则是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现在还不能说,因为那都是他的猜测,并没有直接证据,而且这关系的可是他和左相府,一个不小心就会造成不好的影响,虽然父皇很宠爱他,但是还是有很多大臣不看好他的,所以他还是需要左相大人的支持的。
    “皇上,是里面的女人!是她骗了太子,还跟太子。。。”一个小姐看到那个女人还敢喊太子殿下,心里也是很生气,她要让皇上好好地惩治她。
    “女人?太子这是怎么回事?”南霸天一听有女人,又是算计,难道是翼儿把人家怎么着了。
    南宇翼瞪了一眼刚才说话的那家小姐,还嫌事不够大是吧,你这个女人,你也给我等着。
    “父皇,是这样的。。。。”南宇翼刚想说一下事情是怎么回事,就听到沐宛如的声音。
    “皇上,请给臣女做主啊!”沐宛如一边哭一边跑到这边,她的衣服还有些没扣好,但是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这是怎么了!
    “因何事做主?”南霸天威严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沐宛如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了,错过就再也不可能成为太子的妃子了。
    “皇上,臣女醒来的时候,发现,发现太子就在臣女的身旁。。。”后面的话,沐宛如不用说,南霸天也明白了。他看了一眼南宇翼,眼神充满了质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被算计了,难道就是她?
    南宇翼无奈的耸耸肩,表示现在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但是是不是她还有待考证。
    那你是打算怎么弄?
    儿臣也不知道。
    南霸天看也问不出来,便直接看向了沐宛如,“你说太子在你旁边,那你两是。。。”南霸天觉得这事怎么也说不出口,人家可是一个清白的小姑娘,要是当众问,是不合适吧!
    “嗯,皇上,臣女也不知,就是醒来就看到了太子!”沐宛如这招一问三不知,用的可是真的好啊。沐月漓很是佩服。
    “皇上,还是让臣女来说一说吧!”沐月漓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南霸天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被惊艳了,这是哪里来的仙子啊。
    “好,你说。朕听着!”南霸天虽然被沐月漓的美貌惊着了,但是神智还是在的。
    “回皇上,今日我们大家来参加百花宴,原本是很高兴的事情,但是有人就是看不惯,在还没开始就来找臣女的麻烦,然后臣女的大姐,也就是这个女人,帮忙劝走了那个找麻烦的人,后面她们如何臣女并不知道,再后来,宴会开始,臣女不胜酒力,有些微醉,便出来透透气,没一会有个小宫女跑过来说我家大姐在这里等我,要臣女赶紧过去,臣女一听,担心自家大姐的安危便赶过来,奥,还有沈小姐一起。
    来到这,沈小姐说要去叫人帮忙,我们两个弱女子又怎么打得过别人,便同意她去找人,臣女自己在这等着,没一会太子殿下就过来了,我们说了两句,之后臣女就离开了,然后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直到臣女找来人,和沈小姐一同前往的时候,就听到里面的人说,跟太子在一个床上的女人是臣女,这可是在污蔑臣女啊,臣女一个还没出嫁的姑娘,就被人说成偷人,还欺骗太子,皇上你说,这让臣女怎么活啊?”沐月漓说完就开始假装哭泣起来,让自己看起来更可怜。
    沐谨严听到了沐月漓的声音的时候就已经走了出来,更是听完这些话,心痛不已,跑到沐月漓身边说道:“漓儿,你没事吧!是谁,是谁不分青红皂白就诬陷我家漓儿的。站出来!”
    虽然沐谨严在南霸天面前这样的放肆,但是南霸天却是能理解,要是他的女人被人诬陷,可能他会做得更绝吧!
    “爹爹,我没事。”沐月漓躲在沐谨严的怀里,悄悄地敲了一下沐谨严的胸膛,意思是继续演,还没结束呢!
    “皇上,我的漓儿受到这么严重的侮辱,还请皇上给做主。”
    “额~左相,放心,事情弄清楚之后,朕自当为她们做主!”
    “沐月漓,你说他们都说里面的人是你,但是你却和沈倾心去找人帮忙,那太子为何会晕倒在这?”南霸天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不然怎么可能做得来这一国之主。
    “对,皇上,可是我跟太子说了是我家大姐让我来的,我并不知太子在这,太子听后,就让我离开了,但是我不是不放心太子的安危吗?就去找人帮忙了。南王可以作证!”
    “本王可以作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