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缩头乌龟

作者:十四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郑氏府邸内!
    七大家族的族长全部到齐,另外还有二十多位朝中的官员!
    其中就包括御史台的郑占奎、卢富贵,兵部侍郎赵亮等人。
    如果不知道的人贸然闯入,还以为有人胆大包天,私设朝堂呢!
    “这小子一下毁了三千亩的青苗,就为了种植棉花,供自己观赏,这件事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如果以此弹劾,必然万无一失,就算皇上也不能包庇!”
    郑氏族长将这次集会的目的,给在座的各位讲了一遍。
    “任何人不准私毁青苗,违令者斩,这是皇上亲自下的旨意,并且收入了大唐律法,这次任他赵云有三头六臂也逃不了!”
    李家族长李立山,气定神闲的说道:“我们这是为皇上铲除奸佞,所以,明日早朝,各位要团结一致,治那赵寅一个死罪!”
    “对,这次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那小子绝无可能逃脱!”
    卢氏家族的族长背负着双手,对众人说道。
    “没错!这次是弹劾的最佳时机,能不能一举扳倒他,就看这次了!”
    “就算这小子能够巧言逃脱了死罪,也得扒他一层皮!”
    另外两位族长也开始发话!
    这次的事情,是七大家族的族长经过商议后决定的,所以,才将自己朝中的所有势力都叫了过来,准备推动弹劾。
    “族长不早说,老朽今日身体突感不适,已经向圣上告了假,所以,明日的弹劾不能参加了!”
    在族长下达命令之后,于是郑占奎,赶紧坐在凳子上剧烈咳嗽,差点没把肺咳出来。
    “咳,咳......!”
    当他的话音刚落,于是卢富贵也学着他的样子,剧烈的咳嗽起来,甚至装的比郑占奎还惨,“各位,实在不好意思,老朽今日身体不大好,也告了假,所以,明日的弹劾,只能靠诸位了......!”
    这两个老家伙!
    刚才还生龙活虎的!
    一说到让他们上奏弹劾,立马就咳到不行!
    这分明是想要找借口推脱。
    见两人纷纷装病,李家族长在心中暗自咒骂。
    “驸马所为,实在是扰乱朝纲,确应处置,可李某明日要去江南筹措储粮,所以无法早朝,所以,此等重任,就交由各位同僚了!”
    然而,就在李立山暗自咒骂的时候,他们族内的一位官员,也一副抱歉的样子站起来。
    “我工部最近也是有诸多适宜要处理,实在是抽不出身上朝......!”
    “老朽倒是很想帮忙,但是老朽前几日刚被降职,现在已经没有资格上早朝了!”
    “实在不好意思,今日吾双亲身体纷纷抱恙,正准备派人告假,早朝恐怕是去不了了!”
    两人刚开了个头,众人便纷纷效仿,二十多人,竟然全都有事,无法早朝!
    气的七大家族族长,个个吹胡子瞪眼。
    他们实在搞不懂,这些人都是靠家族关系网才入朝为官,平时也是听命与他们,可今日怎么会如此反常?
    并且,带头告假的还是卢富贵和郑占奎两人,他们平时是连皇上都敢弹劾的,怎么一说到赵寅,竟全都当起缩头乌龟了?
    “既然各位全都有事,那此事就过两日再说不迟!”
    郑氏族长阴沉着一张脸,气氛的说道。
    刚才一说道弹劾,他们家族中的那位御史,便开始带头装病,搞的他十分没有面子。
    “你们既然身为家族的一份子,那就要以家族的利益为重,倘若谁要半路退缩,背叛家族,那便将你们的名字从族谱移除,你们父母的排位也会被扔出家族祠堂,日后,家族也不会再给你们任何资源!”
    卢家族长也意正言辞的说道。
    这次他老脸都快要被丢光了,若不是卢富贵一把年纪,他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
    “对,你们自己好好考虑吧!要么大家一起出面弹劾,整垮那小子,要么就准备好从家族除名,是去是留,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李立山也撂下狠话!
    这次如果搞不定这些人,那以后他的话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你们若是被除名,我们还可以培养年轻一辈,到时候,你们可别后悔!”
    另外一个族长,眼见这些人唯唯诺诺,也是被气的不轻。
    “额,这个......?”
    见众族长说的不像气话,众人顿时进退两难!
    若是不是去弹劾吧,家族便会将自己的名字从族谱中踢出去!
    可若是弹劾吧,赵寅那小子,实在不是个好惹的主!
    凡是招惹到他的,没一个好下场。
    之前两位御史弹劾他的时候,也是证据确凿,可到最后,还不是输了官职,丢了田产!
    “弹劾驸马并非小事,我等要亲自查实后,才能做决定!”
    见此事没有回旋的余地,卢富贵也不再装咳嗽,他中气十足的说道。
    “没错,此事必当万分小心,没有确凿的证据,绝不可轻举妄动!”
    到此,郑占奎的病也好了,不宰咳嗽,声若洪钟的说道。
    赵寅的所作所为,都是族长们的一面之词,只有亲自查证过才能放心。
    一旦其中有失察之处,那他们也不会落的什么好下场。
    “是啊,之前弹劾赵寅的人,全都被罢免了官职,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才行!”
    另外一位官员,也淡淡的开口了。
    既然族长已经施压,那就必须要将事情调查清楚才行!
    “既然如此,就容你们准备两天,两天之后,你们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李立山赤果果的威胁道。
    ......
    “驸马爷,有为夫子求见!”
    第二天,赵寅正悠闲的吃着早餐,薛仁贵便进来禀报。
    “夫子?噢!是国子监的吧!他来干什么?”
    赵寅放下手中的筷子,略一思索吩咐道:“叫他进来吧!”
    “是!”
    薛仁贵恭敬的点点头,转身出去了,没一会,便领着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回来。
    “赵驸马,今日冒然来访,还请见谅,不知驸马今日可有空闲,到国子监给我等讲解一下标点符号的运用方法?”
    孟凡达进门后,深鞠一躬后,才小心的开口。
    纵然赵寅刚穿越过来不久,但他却知道,这老家伙是在对他行弟子礼,态度也比上次更加谦卑。
    “贞观标点符号的运用方法,不是已经交给你了吗?怎么还要讲解?”
    赵寅非常的诧异。
    真不知道这老头为什么忽然对自己这么客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