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你竟敢对本宫存非分之想!

作者:风儿这样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说话时,宁缺装出一副到现在都仍有一些惊喜的意思,将梦中这个老道人几乎实质化。
    “噢?”靖瑶皇后不露声色的出了声,一双流转秋波的眸子中绽放了一丝光线,她仔细在打量宁缺的微表情,一边又开口。
    “如此说来,世子殿下是得到了天大的机缘了,在梦中得到仙人的指点,幡然醒悟,成就了现在的天赋?”
    宁缺背手站了起来,一脸唉声叹气的模样看向湖面,无奈道:“唉,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真是假,他时常都会出现在我的梦境,有时我一梦见他就会酣睡上数天,醒来时自己的修为就会暴涨,非常的奇怪。”
    “甚至那个老道人念的那些经文,我惊奇的发现竟然是可以修炼的,在八梁山上就是凭借此经文才能够抵抗住太子殿下。”
    “皇后娘娘,你说这个老道人是真的存在还是梦中假象!?”
    他转过头来,像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一副求解的模样,单单从表面上来看是真的看不出来半点说谎的样子。
    靖瑶皇后的眸子不断的打量着宁缺,甚至利用神识将威压进一步扩大,想要压迫他露出马脚,可惜没有任何用。
    坦白说,这个世界中比梦境遇仙人还要奇异的事都是不少,常常能留下许多传说,但她真的不太信,她不太信宁缺会这么简单就说了出来,这跟透露自己底牌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况且,宁缺应该是知道自己与他父亲是敌对的关系。
    她嘴角一勾,笑道:“看来世子殿下这些日子以来的经历还是颇为丰盛的,不过我听无敌说,似乎你能抵抗他不是因为经文,而是一种古怪的特殊体质。”
    宁缺丝毫不慌,脱口而出道:“经文锻造了我的体质,皇后娘娘总不能让我把经文镌刻下来给你看吧?”
    靖瑶皇后此时心中也在沉思,无论是自污还是得到了仙人指点,宁缺此人都是相当可怕和睿智的,绝对不是现在常人所认识的那般。
    眸子中一瞬间闪烁过了数道光线,夹杂了许多想法,甚至是直接在这小亭出手,不顾一切击杀了宁缺,这样做是要惹下极大的麻烦,但她还承受得起。
    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
    自己的儿子青无敌都说了,能斩宁缺,她又何苦不相信呢!
    这一切的细微表情被宁缺深深的看在眼中,那一抹凶光闪起的时候,他的心不自觉的跟着提了一下,都说为母则刚,这强势的妇人真的可能因为青无敌不顾一切将自己斩了。
    最后吐出一口大气,笑道:“”皇后娘娘不是说要替我与太子殿下解决恩怨么?”
    “刚刚派人去请,才知道他正在潜修,所以,此事只得日后再谈。”靖瑶皇后淡淡的说到。
    日后再谈?
    闻言,宁缺想笑但不敢笑,硬生生将自己的脸颊是憋得通红,看着靖瑶皇后丰腴动人的身姿,脑中就不自觉就浮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譬如说骑凤椅,脱凤袍…
    靖瑶皇后何许人也,无论是城府还是实力都到了一个很高的地步,一瞬间就捕捉到了宁缺的眼神。
    顿时面色一冷,如一朵冰天雪地里丰腴的雪莲,红唇呵斥道:“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对本宫存非分之想?!”
    说完,她怒气冲天,衣袍一舞便有狂风骤起,直接将宁缺扇飞了出去。
    “彭!”
    宁缺狠狠的撞击到了石柱之上,砸得阵法都是一阵摇曳,而后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
    他现在只觉得眼冒金星,连暗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感觉五脏六腑都在齐齐发颤,痛得无以复加,但偏偏这个皇后娘娘有所留手,既没有触动皇主青殇留下的印记,又最大限度的打了宁缺一次。
    心中暗骂:“宁爷管你是谁,等老子实力起来,将你那屁股都抽肿!”
    心中正骂着,发现一对笔直而高挑的大腿走了过来,尤其是穿着的那双金丝纹绣鞋,上面还镂空了些许,露出的点点足背与脚趾显得秀气可爱,如同羊脂玉一般晶莹剔透,像极了一位风华正茂的少女!
    加上她的身份,几乎让宁缺心中混乱了那么一瞬间,邪火四起,但立刻又按了下去。
    他干咳了几声,站起身来,迎面而来的是靖瑶皇后一张冷艳的脸庞,一双丹凤眼充斥了怒意。
    她冷笑:“世子殿下,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一道眼神,就足够本宫杀了你,就算杀了你,皇主与莫总管恐怕也没什么好说的!”
    那居高临下,强势不屑的态度让宁缺顿时火冒三丈,来源自内心深处的那种大男子主意也被激发了出来,哪里管你是什么身份,是什么权势滔天的皇后。
    宁缺挺胸抬头,直视靖瑶皇后一点不露出怯色,冷哼道:“第一,皇后娘娘仰仗自己的实力,今日但凡对我再出手一次,本世子都会一一记下!”
    “到时候我也让莫总管去找找青无敌那个倒霉蛋,让他试试这个滋味!”
    “第二,你杀了我皇主与莫总管也不会说什么?”
    他眉毛一挑,胆大包天的将身体前倾到了离靖瑶皇后只剩一寸的距离,嘴角一勾,几乎是挑衅道。
    “若是如此,你为何不敢杀我?!”
    湖面上雾气升腾,遮住了小亭一切的景象,没有人可以看见这里面诡谲的气氛。
    靖瑶皇后的双眸怔了一瞬,这么多年来在九阴皇朝谁敢忤逆她,谁敢对她不敬!而今却出现了一个,还是一个小了自己几十岁的小辈!
    她笑了,没来由的笑了!
    双手竟轻轻拍了起来:“好啊,好一个宁府的世子,比之当年的宁夏不知胆大包天了多少倍!”
    “可惜!”
    “你想错了,本宫敢做的事是你不可想象的存在!”
    声音轻缓而极具危险,说完便是玉手一合,四周的空间犹如是冰封一般,瞬间就僵硬了下来,透着丝丝的寒气。
    “不好!”
    宁缺脸色一变,刚有所动作就发现自己被完完全全的禁锢住了,连动动手指都不可能,只能转转眼珠子和动动嘴皮子!
    “这个婆娘至少有半步无极的修为,太尼玛猛了!”
    他如此暗骂,眉头紧蹙,尽量的让自己保持镇定。
    说杀,她绝对是不敢杀的!最多也就是教训教训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